我的爱要拿什么告诉你:第二十一节 近体诗的语法(中)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知味女性网 时间:2019/12/15 06:00:53

第二十一节    近体诗的语法(中)
10.被动式
21.1意义上的被动,是自古就有了的,诗句因为字数的限制,动词下面往往不能带目的语,于是不及物动词特别多用,而意义上的被动词也因为用不着目的语跟在后面,所以往往和不及物动词成为对仗。例如:
城上胡笳奏,山边汉节归。(14.1.b)
竹杖交头拄,柴扉中径开。(69.1.a1)
有时候也和形容词成为对仗,例如:
司隶章初睹,南阳气始新。(2.1.a)
金错囊从罄,银壶酒易赊。(2.1.a1)
甚至于和及物动词的主动式成为对仗,被动词后面加上方位语或主事者,就能和主动词的目的语位置相当了。例如:
青钱买野竹,白帻岸江皋。(5.1.g)
(对句若译为主动式,当是:岸白帻于江皋。)
可怜冲雨客,来访阻风人。(白居易风雨中寻李十一。)
(对句的意思是:来访为风雨所阻之人。)
自然,也有被动词和被动词相对仗的例子:
条镟光堪摘,轩楹势可呼。(2.1.b)
茅层还堪赋,桃源自可寻。(10.1.a)
杜酒偏劳劝,张梨不外求。(10.1.b)
但是,在某一些形式里,到底是被动式,还是主动式的倒置,就颇难辨别了:
方朔金门召,班姬赤辇迎。(16.2.a)
(既可认为方朔被召于金门,班姬被迎以赤辇,又可认为于金门召方朔,以赤辇迎班姬。)
门看五柳识,年算六身知。(59.1.b)
(既可认为门因看五柳而被识,年因算六身而被知,又可认为因看五柳而识门,因算六身而知年。)
21.2总之,这些都和新兴的的被动式在形式上相差很远,新兴的被动式是用被字表示的,完整的被动式始见于世说新语,唐诗中已尼常常用它。例如:
拙被林泉滞,生逢酒赋欺。(杜甫夔府书怀。)
可怜妍艳正当时,刚被春风一夜吹。(方干惜花。)
11.按断式
21.3(一)本句按断。例如:
途穷那免哭?(38.6.b2)
好武宁论命?(45.5.a)
(二)双句按断。例如:
承恩不在貌,教妾若为容?(杜荀鹤春宫怨。)
安得心源处处安,何劳终日望林峦。(元稹放言/)
(三)倒置的按断式。例如:
何况归山后,而今已似仙。(刘得仁访曲江胡处士。)
(而今已似仙,何况归山之后乎?)
12.申说式
21.4(一)本句申说。例如:
浦干潮未应,堤湿冻初销。(白居易新春江次。)
沙明连浦月,帆白满船霜。(白居易夜泊旅望。)
酷怜风月为多情。(张泌寄人。)
燕台基坏穴龙蛇。(薛能送人归上党。)
(二)对句申说。例如:
春江不可渡,二月已惘涛。(杜甫渡江。)
莫向黔中路,令人到欲迷。(李嘉祐送上官侍御。)
莫怪珂声碎,春来五马骄。(白居易新春江次。)
春归定得意,花送到东中。(李嘉祐送张惟俭。)
杨公莫讶清无业,家有骊珠不复贫。(元稹赠严童子。)
13.原因式
21.5(一)本句因果。例如:
草枯鹰眼疾,雪尽马蹄轻.(37.1.a)
日落江湖白,潮来天地青。(37.2.b)
计拙无衣食,途穷仗友生。(38.1.b)
雨洗娟娟净,风吹细细香。(38.4.a)
菱蔓弱难定,杨花轻易飞。(35.1.a1)
风怜宿露攒芳久,燕得新泥拂户忙。(元稹清都春霁。)
看尽好花春卧稳,醉残红日夜吟多。(谭用之山中春晓。)
(二)双句因果。例如:
相思不可见,叹息损朱颜。(李白寄从弟宣州长史昭。)
皇家不易将,此去未应还。(李嘉祐送韦侍御湖南幕府。)
汉水楚客千万里,天涯此别恨无穷。(刘长卿送李录事兄。)
谢传知怜景气新,许寻高寺望江春。(元稹早春登龙山。)
14.时间修饰
21.6(一)本句的时间修饰。例如:
兴罢各分袂。(李白广陵赠别。)
未别已沾裳。(李嘉祐九日送人。)
欲归春渺渺,未去草萋萋/(43.2.a)
武陵花谢忆诸郎。(元稹清都春霖。)
十年流落赋归鸿。(谭用之感怀未所知。)
星未没河先报晓,柳犹粘雪便迎春。(严郾赋百舌鸟。)
(二)出句的时间修饰。例如:
思归未可得,书此谢情人。(李白送郄昂谪巴中。)
鲁连功夫报,且莫蹈沧州。(王维送崔三赴密州。)
(三)对句的时间修饰(即倒置。)例如:
狎客沦亡丽华死,他年江令独来时。(王涣惆怅诗。)
15.条件式
21.7(一)本句条件。例如:
安得心源处处安。(元稹放言。)
(二)出句条件。
欲知除老病,唯有学长生。(王维秋夜独坐。)
不向新安去,那知江路长?(刘长卿送康判官往新安。)
如逢渭川猎,犹可帝王师。(李白赠钱徵君少阳。)
若道平分四时气,南枝为底发春偏?(刘长卿岁日见新历。)
君王若问妾颜色,莫道不如宫里时。(白居易王昭君。)
16.容许式(又称让步式。)
21.8(一)本句的容许。例如:
国破山河在。(37.2.a)
云雨虽亡日月新。(郑畋马嵬坡。)
(二)出句的容许。例如:
天下兵虽满,春光日自浓。(杜甫伤春。)
杏坛住僻虽宜病,芸阁官微不救贫。(白居易春中与卢四。)
凤凰诏下虽沾命,鹦鹉才高却累身。(纪唐夫赠温庭筠。)
柳陌虽愁风弱弱,葱河犹自雪漫漫。(章碣春别。)
21.9以上自按断式至此,除意义上的节奏上稍有差异外,其余大致和散文语法相同,但是,倒置的按断式和倒置的时间修饰却是散文里所没有的;这因为受了韵脚的拘束,所以不得不倒置。
17.句子转成名词语。
21.10在散文里,宁可没有主语,不能没有谓语;诗句里却常常没有谓语,只一个名词仂语便当作一句的用途;但是,有些名词仂语在表面上虽不象句式,其实是把整个谓语倒装在主语的前面;兹分类举例如下。
(一)前二字为谓语形式。例如:
闻时惊渚客,献赋凤楼人。(85.1.a)
(等于说:凤楼人献赋,惊渚客闻诗。)
经心石镜月,到面雪山风。(85.1.a)
(等于说:雪山凤到面,石镜月经心。)
挟毂双官骑,应门五尺僮。(85.1.c)
(等于说:双官崎挟毂,五尺僮应门。)
无名江上草,随意岭头云.(85.1.d)
(等于说,岭头云随意,江上草无名。)
(二)前二字为动词语。例如:
相逢故国人。(86.1.a)
(等于说:故国人相逢。)
(三)前二字为连绵字或叠字描写语。例如:
歘翕炎蒸景,飘颻征戍人。(89.2.a)
(等于说:炎蒸景歘翕,征戊人飘颻。)
牢落新烧栈,苍茫旧筑坛。(89.3)
(等于说:新烧栈牢落,旧筑坛苍茫。)
寥寥丘中想,渺渺湖上心。(89.4)
(等于说:湖上心渺渺,丘中想寥寥。)
疏疏篱落娟娟月,寂寂轩窗淡淡风。(张道洽咏梅。)
(等于说:轩窗寂寂风淡淡,篱落疏疏月娟娟。)
急急能鸣雁,轻轻不下鸥。(97.4)
(等于说:能鸣雁急急,不下鸥轻轻。)
这末一类在诗歌里来源甚古,诗经里既有“喓喓草虫,趯趯阜螽”一类的句子,古诗十九首里也有“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一类的句子。但散文里这种句子仍然是不用的。
18.名词语。
21.11这里所叙述的才是真正的名词语[注三十]。大致可以分为三类,兹举例并说明如下。
21.12(一)表示时地的名词语。例如:
江长长流地,山云薄暮时。(96.1.b)
风尘逢我地,江汉哭君时。(96.2.b)
姹女临波日,神光照夜年。(96.1.c)
朝野欢娱后,乾坤震荡中。(96.1.a)
失宠故姬归院所,没蕃老将上楼时。(白居易中秋月。)
天上玉书传诏夜,阵前金甲受降时。(李郢上裴相公。)
这种结构,除去末字,倒反变了一个句子(有主语的或省略主语的。)其实除去了末字并不怎么样损及诗意,有时候是凑够五个字或七个字,或凑成韵脚的缘故。关于“时,中”等字的凑韵,参看下节。
21.13(二)普通名词语。例如:
辩士安边策,元戎决胜威。(97.1)
秋日新沾影,寒江旧落声。(97.3)
渭北春天树,江东日暮云。(97.8)
今日潘怀县,同时陆峻仪。(97.9)
晋室丹阳尹,公孙白帝城。(97.11)
细草微风岸,危樯独夜舟。(97.12)
十岁佩觿娇稚子,八行飞札老成人。(元稹赠严童子。)
这种结构,有些可认为只有主语,有些为只有目的语,有些可认为只有表语(判断句的谓语,是字除外),要看咱们怎样翻译诗意而定,比如第四例可译为“诸宾客都是今日的潘岳,同时的陆云”,余仿此。
21.14(三)近似描写句的名词语。例如:
能画毛延寿,投壶郭舍人。(85.2)
(能画的人都像毛站定寿,投壶的人都像郭舍人。)
爱酒晋山简,能诗何水曹。(85.2)
(他们都象爱酒的山简,能诗的何逊。)
清新庾开府,俊逸鲍参军。(89.1)
(诗的清新象庾信,俊逸象鲍照。)
丧乱秦公子,悲凉楚大夫。(89.1)
(遭逢丧乱,似秦公子,际遇悲凉,似楚大夫。)
八年身世梦,一种水风声。(97.5)
(身世之梦共已八年,水风之声仍只一种。)
数杯巫峡酒,百丈内江船。(97.6)
(内江之船百丈,巫峡之酒数杯。)
妆前磨镜客,树下灌园人。(97.2)
山中一夜雨,树杪百重泉。(97.7.b)
北斗三更席,西江万里船。(97.7.a)
白花帘外朵,青柳槛前梢。(97.9)
寒涧渡头芳草色,新梅岭外鹧鸪声。(李郢送刘客。)
前六例颇象十七类(句子形式转成名词语),后五例象第三类的第五项(略有字)。因为不尽相同,所以又归入这里,至少,它们在形式上仍可认为名词语。
19.其他的特殊语法。
21.15其他的特殊语法,颇不容易归类,现在姑且依照十七十八十九三节的编号,分别加以讨论。
(31)这一类里颇有些谓语开展是带副词性,用来表示方式的,并不都是递系式或使成式,但因为它们和递系式或使成式为对仗,就把它们归入同一类里。例如:
寒虫临砌默,清吹袅灯频。(31.2.a1)
(寒虫临砌而默,是方式修饰,清吹袅类袅得频,是递系式。)
石角钩衣破,藤枝刺眼新。(31.2.a3)
(石角把衣钩破了,是使成式,藤枝刺眼而新,是方式修饰。)
楼云笼树小,湖日落船明。(31.2.a3)
(楼云把树笼小了,是使成式,湖日落船而明,是方式修饰。)
舟楫倚斜疾,鱼龙偃卧高。(31.2.c)
(舟楫欹斜而疾,是方式修饰,鱼龙偃卧得高,是递系式。微微向日薄,脉脉去人遥。也是方式修饰和递系式相为对仗。)
也有出句和对句都是方式修饰的,例如:
随风隔幔小,带雨傍林微。(34.)
(随风隔幔而小,带雨傍林而微。)
也有使成式和递系式相为对仗的,例如:
楼雪融城湿,宫云去殿低。(31.2.a3)
(楼雪把城弄湿了,是使成式,宫云离殿很近,是递系式。)
此外,还有一种近于时间修饰而又近于原因式的句子:
红入桃花嫩,青归柳叶新。(31.1.b)
(红入桃花而桃花嫩,青归柳叶而柳叶新。)
又有一种近于积累式的句子:
迟回度陇怯,浩荡入关愁。(32.3.a)
(迟回度陇而怯,浩荡入关而愁。)
(38.8)这类的客病留因药,春深卖为花,是一种很奇特的结构,客病是留的原因,春深是卖的时节,因药,为花,又都表示原因。
(69)这一类多数是方式修饰,象江水带冰绿,桃花随雨飞,一类的句子,和散文的句子都差不多,只有一个形式是颇特别的:
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69.1.b2)
(清切以平行形容词作主语,散文中亦颇罕见。)
色因林向背,行逐地高卑。(69.3)
(这和散文的语法较为近似,只是节奏不同,又高卑以平行形容词作动词用,亦颇特别,这两句话可以有另一种解释:色因林之向背,行农地之高卑,这样就变为简单句了。)
(70)这一类多数是方式修饰,例如樯带城鸟去,江连暮雨愁,但也有时间修饰和处所修饰,例如“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这些都是散文语法里所有的。(只有是故乡的是字很特别),只有下面的一个结构显得特别:
听临关月苦,清入海风微。(70.2)
听是动词,清是形容词,都作为主语,这是散文里所罕见的。
(75)这一类里有三种不同的结构:松风吹解带,是使成式,上文叙述过了,山有照弹琴是以谓语形式为目的语。下面两例是以动词作副词用:
岸花飞送客,樯燕语留人。
羽人飞奏乐,天女跪焚香。
这却是散文中所有的,不过散文在这种地方往往加一个而字,例如“羽人飞而奏乐,天女跪而焚香。”
(87)这一类的每捷诗千首,飘零酒一杯。因为省略的话太多些,所以显得特别。这两句的大意是:因为敏捷,所以吟诗千首,因为飘零,所以饮酒一杯。
(88)这一类的衰迈久风尘,似乎久字甚奇,其实它是形容词当动词用,是久于风尘或久历风尘的意思。
(XXVII.3)这一类的清江锦石伤心丽,嫩蕊浓花满目斑,伤心和满目都是一种方式修饰,试以锦石伤心丽对藤枝刺眼新,就可见它们的结构是一样的。

20.诗中的虚字
21.16这里所谓虚字,专指某一些疑问词,副词及语气词而言,有些疑问词(或反诘词)只见于近体诗里,古体诗及古代散文里非常罕见。
例如:
宁戚饭牛成底事?陆通歌凤亦无端。(元稹放言。)
见说白杨堪作柱,争教红粉不成灰?(白居易燕子楼。)
衰疾那能久?应无见汝时!(杜甫遣怀。)
君归与访移家处,若个峰头最较幽?(张籍胡山人归王屋。)
承恩不在貌,教妾若为容?(杜荀鹤春宫怨。)
有些副词或副词语也是到了近体诗里才出现的。例如:
不分桃花红胜锦,生憎柳絮白于棉。(杜甫送路六侍御入朝。)
自领闲司了无事,得来君处喜相留。(张籍赠王秘书。)
却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诗书喜欲狂!(杜甫闻官军收河南河北。)
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杜甫春望。)
耐可机心息,其如羽檄何!(刘长卿赴宜州。)
可能三径草,归路老更迷!(叶梦得怀西山。)
强欲从君无那老,将因卧病解朝衣。(王维酬郭给事。)
遮莫江头柳色遮,日浓鹭睡一枝斜。(郑谷曲江红杏。)
经过自爱错,取次莫论兵。(杜甫送元二适江左。)
他年待挂衣冠后,乘兴扁舟取次居。(王十朋题湖边庄。)
21.17这些疑问词和副词大约都是当时的口语,诗人拿来放进诗句里去的,此外,有些副词虽然是散文所常见的,但是近体诗里的用法又颇有不同,比如程度修饰副词太最之类,在散文里只能用于描写句(多数放在形容词的前面),象下面两个例子如果在散文里应该是费解的。
知君苦思缘诗瘦,太向交游万事慵。(杜甫暮登四安寺钟楼。)
云路何人见高志?最看西面赤栏前。(殷尧藩和赵相公。)
21.18又有一些副词因为押韵的关系,放在句末,后面不能再有所修饰,这是散文的语法里所不容许的,在诗句里,只有少数字如“曾,皆,佥”之类可以这样特别通融,大约因为它们所属的韵是窄韵或险韵的缘故,例如:
幽寻得此地,讵有一个曾?(王维韦给事山居。)
(讵有一人曾幽寻得此地耶?)
疏足良甘分,排衙苦未曾。(元稹纪怀赠李六。)
(所苦者未曾排衙耳。)
进律朝章旧,疏恩物议佥。(王安石送郓州知府宋谏议。)
(物议佥同。)
21.19至于语气词,大致都和散文相同,但诗句中尽量少用,比较起来,哉字最为常见,乎欤耶也矣等字最为罕见,例如:
客意长东北,齐州安在哉?(杜甫送舍弟频。)
因君振嘉藻,江楚气雄哉!(孟浩然与张折冲游耆闭寺。)
强策驽骀怀故国,浮云千里思悠哉!(贺铸海陵西楼寓目。)
光华扬盛矣,霄汉在兹乎!(高适真定即事。)
借问白头翁,垂纶几年也!(王昌龄题灞池。)
(末一例是从古体春韵绝句中摘出来的。)
21.十字句和十四字句
21.20五言诗以五个字为一句,七言诗以七个字为一句,这只是就节奏上说,同时也是一般的说法,但是如果从语法的观点上看,普通所谓一句有时候可能包含着两个或三个句子形式(参看上文第十七节和十九节)反过来说,普通所谓两句在语法上只能认为一句,这后一种情形就构成了这里所谓的十字句和十四字句。
这里我们撇开复合句不谈,一则因为复合句如按断式,申说式,时间修饰,条件式,容许式等 ,上文已经谈过了;二则因为复合句中的两个部分各自颇富于独立性,如果没有若虽等字,几乎和两个独立的句子没有分别了,现在所分析的只是简单句,包孕句和递系式,及特别申说式。
(1)出句为主语,对句为谓语。例如:
征西旧旌节,从此向河源。(五维送岐州源长吏归。)
风流与才思,俱似晋时人。(李嘉佑送杜士瞻楚州观省。)
少睡多愁客,中宵起望乡。(白居易夜泊旅望。)
与余同病者,对此合伤神。(唐彦谦上巳寄韩公。)
客亭门外柳,折尽向南枝。(张籍蓟北旅思。)
(最后一例系被动式。)
(2)出句为目的语,对句为缺乏目的语的谓语形式或句子形式,例如:
春山数亩地,归去带经锄。(刘长卿送张判官罢使东归。)
从业疏懒性,应只有僧知。(张籍晚秋闲居。)
吴娘暮雨萧萧曲,自别江南更不闻。(白居易寄殷协律。)
(3)出句为时间语或方位语,对句为其所修饰的谓语形式或句子形式。例如:
向晚青山下,谁家祭水神?(张籍江南春。)
明日得阳节,无人上古城。(张籍送远客。)
严子千年后,何人钓旧滩?(刘长卿送顾长。)
千里沧波上,孤舟不可寻。(刘长卿送行军张司马。)
祈癯官罢后,负笈向桃源。(李嘉佑送韦邕少府归钟山。)
秋日平原路,虫鸣桑叶飞。(李嘉佑送从弟归河朔。)
故园今夜里,应念未归人。(白居易客中守岁。)
悠悠沧海畔,十载避黄巾。(白居易江楼望归。)
乡里亲情相见日,一时携酒贺高堂。(张籍送李余及第。)
昨日韩家后园里,看花犹似未分明。(张籍患眼。)
燕子楼中霜月夜,秋来只为一人长。(白居易燕子楼。)
三百年来庾楼上,曾经多少望乡人。(白居易庾楼晓望。)
(4)出句前二字为副词语,后三字为方式修饰,对句为其所修饰的谓语形式。例如:
方将与农圃,艺植老丘园。(王维寄荆州张承相。)
(5)出句前一字为副词,后四字为方式修饰。例如:
独将湖上月,相送去还归。(刘长卿南湖送徐二十七。)
犹将乱流影,来此傍帘楹。(李嘉佑咏萤。)
更向桑乾北,擒生问碛名。(张籍渔阳将。)
(6)出句前二字为动词语其余八字或十二字为其目的语,例如:
不知杨伯起,早晚向关西。(李白口号赠徵君鸿。)
遥知用兵处,多在八公山。(刘长卿奉陪使君西庭。)
应怜钓台石,闲却为浮名。(刘长卿送严维尉诸暨。)
可怜绛县刘明府,犹解频频寄远书。(张籍答刘明府。)
始知为客苦,不及在家贫。(白居易客中守岁。)
(这是所谓流水对,参看上文第十五节。)
所嗟水路无三百,官系何因得再游!(白居易答客问杭州。)
(所嗟者不是水路无三百,而是官系何因得再游。)
(7)出句前一字为动词,其余九字或十三字为其目的语。例如:
知君如初服,只爱此身闲。(刘长卿送薛承矩秩满北游。)
知君日清静,无事掩重关。(李嘉佑送陆士伦宰义兴。)
(8)出句前二字为副词语,后三辽或五字为主语,对句为谓语,例如:
从此辞乡泪,双垂不复收。(李嘉佑登秦岭。)
从来天竺法,到此几人传?(张籍律僧。)
明年塞北诸蕃客,应建生祠请立碑。(张籍送裴相公赴镇太原。)
(9)出句前二字为副词语,后三字为方位语。例如:
岂堪沧海畔,为客十年来!(刘长卿早春。)
(10)出句前二字为动词语,后三字或五字为方位语或时间语,对句为目的语。例如:
遥知向前路,掷果定盈车。(李白送族弟凝之滁求婚崔氏。)
想见函关路,行人去亦稀。(刘长卿送友人西上。)
借问回心后,贤愚去几何?(刘长卿赠普门上人。)
谁知二十余年后,来作客曹相替人!(张籍赠主客刘郎中。)
(11)十字或十四字的递系式。例如:
须令外国使,知饮月氏头。(王维送平淡然判官。)
莫使沧浪叟,长歌笑尔容。(刘长卿洞庭驿逢郴州使。)
能使南人敬,修持香火缘。(李嘉佑送弘志上人归湖州。)
(能使南人敬而修持香火缘。)
自有东篱菊,年年解作花。(刘长卿过湖南羊处士别业。)
唯有郡斋窗里岫,朝朝空对谢玄晖。(刘长卿送刘使君赴袁州。)
(前三例为一类,后二例为一类。)
(12)申说式的被申说部分只有两个字,其余八字或十二字为申说部分,例如:
羡尔无拘束,沙鸥独不猜。(刘长卿喜李翰自越至。)
羡君青琐里,并冕入炉烟。(李嘉佑元日无衣冠入朝。)
(13)寄语。例如:
为报陶明府:裁书莫厌贫。(李嘉佑赠卫南长官赴任。)
为问片行将,谁封定远侯?(张籍送远使。)
借问炎州客,天南几日行?(张籍送蛮客。)
君见渔船时借问:前洲几路入烟花?(刘长卿上巳日越中与鲍侍郎泛舟耶溪。)
为问元戎宝车骑:何时返旆勒燕然?(刘长卿赋得。)
更向同来诗客道:明年到此莫过时!(张籍昌观看花。)
汉使却回凭寄语:黄金何日赎蛾眉。(白居易王昭君。)
归来笑问诸从事:占得闲行有几人?(元稹早春登龙山。)
昔年旧宅今何住?君过西塘与问人。(张籍寄陆畅。)
(末一例为倒装句。)
22.凌韵
21.21凑韵,就是因为押韵困难,勉强把某安凑成一个韵脚,而这字在诗的意义上是多余的,并非必在的,凑韵为诗家的大忌,所以名家的诗里很少凑韵的情形,但是有几个字在诗句的用法往往近似于凑韵,就是表示方面的中字和表示时间的时字,初字等,盛唐时代,这几个字凑韵的情形还颇罕见,例如:
律变沧江外,年加白发中。(刘长卿岁日作。)
绿竹放侵行径里,青山常对卷帘时。(李嘉佑赴南中留别。)
正月喧莺末,兹晨放鹢初。(杜甫将别巫峡。)
(兹晨初放鹢,可解。)
但是,象下面的几个例子,已尼令人觉得时字和初字是多余的了:
峡中为客恨,江上忆君时。(杜甫寄杜位。)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王维终南别业。)
林深留客处,荷净纳凉时。(杜甫陪诸贵公。)
试待盘涡歇,方期解缆初。(杜甫寄李十四员外布。)
南征为客久,西侯另君初。(杜甫秋日荆南送石首薛明府。)
及至中晚唐以后,中时初等字更往往近似多余,这已经成为诗中的习惯法,虽名家亦所不免,兹分别举例如下.
(1)中字——中字用于动词之后,似乎表示此种动作发生于某物之中,但这种诘法是散文所不容许的,取消了中字,诗意不变,例如:
分忧余刃又从公,白羽胡床啸咏中。(刘禹锡酬宾员外。)
沧波独步亦无踪,聊上危台四望中。(苏舜钦沧浪怀贯之。)
(2)时字——有些时字尽可以取消,而诗意不变。例如:
蝉噪芳意尽,雁来愁望时。(刘禹锡秋日书怀。)
废苑杏花在,行人愁对时。(张籍古苑杏花。)
晓色荒城下,相看秋草时。(张籍襄国别友。)
峡里闻猿叫,山头见月时。(张籍送友生游峡中。)
(3)初字——韵脚的初字,往往只当时字讲,而且有时近似多余,例如:
翔鸾阙下谢恩初,通籍由来在石渠。(刘禹锡蒙恩转仪曹郎。)
汉家丞相重徵后,梁苑仁风一变初。(刘禹锡令狐相公见示。)
况忆同怀者,寒庭月上初。(张籍寒食夜寄姚侍郎。)
太极垂裳日,中原偃革初。(杨亿奉诏修书述怀感事。)
畦稻霜成后,宫橙露饱初。(宋祁九日侍宴太清殿。)
麟台高柳识周与,共记中兴幸省初。(吕祖谦贺车驾幸秘书省。)
23.倒字
21.22诗里的倒字,也是因为迁就韵脚或迁就平仄的缘故。例如:
时难年荒世业空,弟兄羁旅各西东。(白居易自河南经乱。)
(弟兄,照习惯当作兄弟,因迁就平仄而倒置,西东,照习惯当作东西,因迁就韵脚而倒置。)
孤城纵目尽南东,山转溪回翠万重。(彭汝砺城上。)
徒芝望牛斗,无计削龙泉。(杜甫所思。)
(牛斗,照习惯当作斗牛,因迁就平仄而倒置。)
他乡唯表弟,还往莫辞遥。(杜甫王十五司马弟出郭相访。)
(还往,照习惯当作往还,因迁就平仄而倒置。)
清宵陪护话,美景从游遨。(白居易寄献北都留守裴令公。)
(游遨,照习惯当作遨游,因迁就韵脚而倒置。)
南馆星郎东道主,摇鞭休问路行难。(王初送王秀才。)
(行路难,本是成语,倒说为路行难,以迁就平仄。)
21.23依汉语的习惯,形容词必须放在它所修饰的名词的前面,但是,在诗句里,为了迁就平仄或韵脚,偶然可以移到后面,例如:
欲献文狂简,徒烦思郁陶。(白居易寄献北都留守裴令公。)
(原意是欲献狂简之文,徒烦郁陶之思,为了韵脚和平仄的关系而倒置。)
盘烧天竺春荀肥,琴倚洞庭秋石瘦。(陆龟蒙丁隐君歌。)
(原意是…肥春荀…瘦秋石,为了押韵的关系而倒置,此歌本系占风,因声律格调俱似今体,故附于此。)
附注:
[注三十]  杜甫更题诗:“群公苍玉佩,天子翠云裘。”仇兆熬杜诗详注引黄生曰:“五六句中不同虚字,谓之实装句。”力按,所谓虚字,指动词,所谓实字,指名词,实装句是说句中只有名词性的词组,没有动词,也就是本书所谓名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