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首英文歌hey:孙锡良:中东乱局——小议战争与文明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知味女性网 时间:2019/12/15 05:16:59

孙锡良:中东乱局——小议战争与文明

    如果说人类从野蛮时代进入文明时代是一种进步的话,那么这种进步也只能说是有相当局限性的进步,创造历史文明的人总是占少数,更多人都是文明的享受者,享受文明的人多半会受到文明创造者的约束和奴役,不管程度有多深,趋势应当大体如此,谁主导了某个时代的文明进程,谁就是该时代的主人。

 

    我时常会想:文明对于普通人的感受最不容易理解,非得有特别的“灵感”,对金字塔本身的惊叹顶多只属于初级的灵感,那些能读透金字塔背后有关故事的人才算是高级的文明思考者。高楼大厦、宽阔马路、灯红酒绿、高科技产品都只是文明的实物表征,它们都可以成为昨天或今天的标志,也可以成为未来的考古遗迹,然而,真正代表某种文明内核的标志应当是人,只有人才可以完全诠释某个时代文明的全部。

 

    考察中国的文明,我认为最好不过的是***人的特征;考察欧洲文明,当然离不开英、法、德、意等国人的特征;考察伊斯兰文明,自然离不开中东诸国的《古兰经》诵读者。中国人的特征是什么呢?是博大、精深、纯朴?还是粗俗、狡诈、懦弱?自信者的描述应当是前者,激愤者的评价也许是后者,客观公允的世界性评价当然我也无法断定。欧洲人呢?英国人算不上博大,但可能有虚伪的深沉;德国人曾经深沉博大,但后来又变得骄傲狂野;这法国人也许除了浪漫是稳定的属性,什么博大、深沉、理性、朴实恐怕都与他们无缘,顶多就是偶尔还表现出斗鸡的小疯狂。

 

    中国人不主导世界已经很久很久了,因为我们对近现代文明没有贡献。欧美的时代已经持续很长很长时间了,因为他们开启了智慧之源。这条大的轨迹短期仍难以改变,因为欧洲人非常自信地认定世界文明的成果是他们的努力所得,如果再算上以欧洲移民为主导的强大美国,任何想动摇文明创造者的霸道思维都得谨小慎微,不三思而后行的后果恐怕就得与战争结成冤家。包括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等在内的多场战事都被帖上了“文明冲突”的标签,中东乱局又再次被做了这个标记,实际上不过是得罪了“文明”的贵族。我在任何时候都没有相信过“文明冲突”的合理性,因为我分明看到了欧洲大陆内部一方面创造文明,另一边却断断续续打了几百年的内战,而且宗教战争似乎是其战争中的主要成分,这难道也是文明冲突吗?基督徒们一直无法回答这个棘手的问题,至今仍无答案。

 

    英国曾经被自己认定是永不衰落的帝国,因为它始终沉浸在文明创造的兴奋状态,正因为相信自己的永不衰落,所以,英国人开始走向懒堕,不少人甚至开始热衷于制造流氓崇拜,比如说:海盗侵略到哪里,就统治到哪里,不怕你流氓,就怕你不流氓,流氓当“总督”成为英国18、19世纪群氓崇拜的主流文化,它构成了英国近代文明的一个部分。

 

    德国人本来比英国人更加纯朴正直一些,他们甚至对英国人的流氓侵略产生过憎恨,他们试图用德国人的道德本性统一欧洲价值观,进而可以为世界主持公道。当然,他们也看出单靠文化和理念上的交流并不能实现德国人的梦想,于是,德国人开始迷信用强权主义(军国主义)来实现自己的欧洲盟主地位,这样一来,德国国内就出现了强权崇拜的风潮。但是,长时间强权崇拜的后果是什么呢?很简单,强权崇拜一旦失去控制,就会产生比流氓更为可怕的恐怖效果,所谓的“正义”诉求不可避免地走向邪恶,以博大深沉为荣的德国人一度走向狂热偏激、冷酷毒辣,他们用战争“教育”了世界。血腥的战争直接宣布了基督教作为道德力量的苍白无力,宗教根本无法约束人类失控的情欲和物质欲,最终只能靠物质力量来维持社会秩序。对比今天的美国,也非常类同,它被很多“文化人”标榜为正义的卫士和文明的守护神,然而实际呢?十多年来,几十万人成了它炮弹政策下的冤魂,这还不是结局,美国的热血已经变得更加沸腾,还有多少无辜者要命断黄泉尚难预料。

 

    谈了这么多,我想还是把话题转往今时的中东,那里是伊斯兰文明的园地,那里有无数诚实的信徒,那里还有丰富的石油资源。那里原本很平静,也没有谁打算称霸世界。然而,这里的人只有19世纪中国人的想法——获得忍让的自由也就够了。整个中东就是一条长得很肥的虫子,时刻准备着欧美主人的抽汁过程,古老的伊斯兰文明顶多只能成为无奈者闲时的自我满足。

 

    实事上,尽管欧美如此热衷于打仗斗殴,但欧美在中国很多人的印象中并不是很坏,相反,在很多现代派中国人看来,欧美代表了正义,它们攻打任何国家都是对邪恶的征服,它们发动任何战争都是把更多的人类推向文明进步,有些人甚至认为:打败伊朗,就消灭了中东的军国主义,所有中东国家将拥有和平。我不知道中国这些人是从何种渠道得知伊朗的邪恶,更不知道欧美能够带给中东什么和平,所以我是不会相信欧美的战争正义性,欧洲的卡莱尔在天堂也不会相信。我只知道:伊朗即便有军国主义倾向,消灭它也无济于事,因为更大的军国主义以色列就睡在旁边,谁敢再消灭它吗?如果消灭了它,美国的军国主义将由谁来消灭?

 

    中国人和中国的统治者二千多年来一直比较循规蹈矩,向来习惯于绝束自己,一般情况下,不会愿意主动到护城河之外去扑火,避之尚恐不及,哪敢惹火烧身?少数族人统治期虽偶有扩张行为,但并不能代表中华文明的全部。不管中东哪个点位着火,国人大可不必寄望中国有阻止战争的决心,更不会有参战一说。从好的角度理解,中国人不喜欢主动战争是有好处的,保命又保财,人家还不会说咱有军国主义倾向;从消极角度看,长期的避战有可能引起突发的意外战事。对欧美来说,战争是一种持续的需要,对中国而言,战争是一种习惯性的被迫。

 

    战争就是战争,欧美好战是实力的彰显,也符合物质追求的终极目的,用虚伪的“文明冲突”来掩盖各类战争的性质不可原谅,欧美诸国正养着越来越多的游手好闲之辈,正惯着一批吃喝玩乐的寄生虫,他们看不到自己身上的缺点和堕落性,他们看到的全是不同信仰者身上的“恶”。所以,在这些国度,无数强权崇拜者不得不推出新的战争模式来宣扬中国某些人所谓的“以恶治恶”,更有讽刺意味的是:欧美打仗,中国出钱。“救欧美就是救中国”也许是个笑话,但“救欧美就是上贼船”绝对是个实事,少数人必定以多数人为食。

 

    欧美国民深信战争的目的是推动世界的文明发展,然而,反过来并不适用,没有人会期望发展文明的目的是为了战争。强权信仰造就了欧美军国主义的逻辑合理性,道德所能扮演的角色仅仅限于让宣传文章如何变得更能迷惑大众,“道德”的流氓还是流氓,永远不可能成为君子,任何试图从国际政客身上找道德的行为,都无异于从牛粪堆里掏大米。科技文明在改善人类生活的同时,也成了好战者的最有力帮凶,科技发展得越快,文明制造者的物质欲便越强,战争的频率也会越高。战争的本质不过是人性的张扬,最终,人类不遗余力创造文明的结果就是消灭自己!

 

    ——孙锡良(转载须署名)2012-02-13中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