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杰伦最高的歌:战争与和平”,不再限于军事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知味女性网 时间:2020/01/18 05:07:51

·这一年,奥巴马和他的团队接连上演了一连串的“政治杂技”,令人眼花缭乱。

·今天,已不能再狭隘地把战争理解为“战和降”,与对手之间的经济博弈、金融博弈、贸易博弈,也是一种“战”。

·中国要敢于、善于给麻烦制造者制造麻烦,你不给他制造麻烦,那么所有的麻烦都将是自己的。

            “战争与和平”,不再限于军事

     —《南方周末》防务版对乔良少将的访谈

打开地图,标上这一年发生的军事新闻事件。你会发现,中国一处着火,四处冒烟,应该说哪个方向都存在潜在的威胁。最近,朝鲜国内发生了变故,如果再发生半岛危机,很可能会让中国面临着严重风险。这一年,美国高调宣布“重返亚洲”。当然,它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亚洲,所谓“重返”,无非是发出一个强烈信号,美国要真正重视亚洲了。

 

拉起一张封锁中国的网

 

在亚太地区,奥巴马和他的团队接连上演了一连串的“政治杂技”,令人眼花缭乱:

 

天安号事件——延坪岛炮击——黄海军演,以及钓鱼岛事件,把本已有离心倾向的韩日一边倒的拉向美国;稳住东北亚阵脚后,又掉头南下,挑唆和鼓动越南、菲律宾在南中国海反复滋事;恢复对台湾出售武器,进一步牵制中国大陆;向缅甸政府释放“善意”,在原本关系不错的中缅之间打进楔子,挖中国的墙根;跟新加坡谈判部署沿海快速基地问题;在澳大利亚建立一个驻扎两千五百名海军陆战队的军事基地;与印度建立“战略伙伴关系”。

 

在打完这一系列地缘战略的组合拳之后,真正有深意的战略动作也跟着出台,那就是主导甚至主宰亚太经济,其目的最终是转移亚洲的财富。

 

同样面对群狼环伺,中俄却采取了不同的路径。俄罗斯以对周边国家威慑或直接进行战争赢得自身的安全,中国走的却是睦邻的道路。

 

一定意义上讲,这是国情的差异造成的。俄罗斯是资源大国,是资源支撑下的大国,中国则是制造大国,依赖出口产品生存。俄罗斯对周边国家动武,丝毫不会减少资源的拥有量,而中国一旦与周边国家交恶,则可能会让处心积虑在背后做推手的美国,在全球拉起一张封锁中国的大网。

 

无论是美国还是中国,都深知中国对全球资源和能源深度的依赖,在举手投足时,中国必须投鼠忌器。这也促使美国及其盟友对中国的态度和举措作出了判断,以为中国会一味地为了获得能源和资源就忍让再三,软弱可欺。

 

这绝对是一种误判,不久的历史将证明,谁这样误解中国,谁就必定会为他的误解付出沉重、甚至惨痛的代价。

 

危墙之下,国民的愤怒和抱怨是可以理解的,这还是一种宝贵的忧患意识,是中华民族几千年屹立不倒的精神所在,这也是人类历史上唯一一个文明古国几千年延续至今的根本所在。

中国也应该清醒,战争从来都是双向的,一方面是“好战必亡”,另一方面是“忘战必危”。自古知兵非好战,中国人没有好战的传统,但有尚武精神,中国从来没有忘记历史上那些加诸在头上的战争,给民族带来的深重灾难,但我们也从未因此而惧战、畏战。相信所有侵略过中国的国家,都有着深刻地记忆。

 

 “战和降”不再限于军事

 

从最严峻的形势看,中国最坏的情况就是发生战争,这是中国人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也是中国的经济发展最不利的事情。但现在,战争的主动权还不能说就掌握在挑衅者手里,中国还有选择和回旋的余地,是选择战争还是选择和平?这需要根据国家利益最大化的原则来确定。

 

历史已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今天,已不能再狭隘地把战争理解为“战和降”,与对手之间的经济博弈、金融博弈、贸易博弈,是否也是一种“战”?如果赢得了军事战争,输掉了经济战争,那是胜还是败,抑或是降呢?

2011年,整个世界都受到美国经济和欧债危机的拖累,多数国家经济表现低迷。在亚太地区,因为有中国做“火车头”,其经济表现还有活力。所以,奥巴马和希拉里轮番出击,极力架空已经存在了20年的APEC机制,借壳上市,把原本默默无闻的“TPP”(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变成美国主导、主宰亚太经济的新平台,为亚太经济重新定规则、立规矩,其用意就是把亚太国家尽收囊中,独独把中国排除在外。

这对中国的地缘安全和经济安全都构成了双重的威胁,中国未来面临的双重的冬天。中国必须做好充分的精神和物质准备,要准备好“过冬”。

    面对新的态势,中国应该有新的战法,新的思维方式。我们主张的“超限战”主要不是战法,而是一种思维方式,其核心要诀是“组合”,谁组合得好谁胜,谁组合得不好谁败。2011年,美国打死本·拉登,可以说是一种美式超限战的胜利,但这并不等于说,面对强手,中国就没有使用超限战的机会。

 

如果把超限战理解成是恐怖、无赖战法,更是一些无知者的意淫。超限战真正的精髓是,面对比你强大的敌人,如何最大限度的组合手段,瞄准对手意想不到的部位进行错位打击。面对强者致于死地的打击时,弱者当然没有必要再恪守对方制定的规则。因为侵略你,要致你于死地,本身就已破坏了一切规则存在的前提。

 

要给麻烦制造者制造麻烦

    不懂得“亮胸肌”,不敢“挥拳头”的国家,只能任别人骑在脖子上为所欲为。但是,如何“亮”,如何“挥”,却要讲究智慧。如果连美国这样的超级大国,都还要讲究运用巧实力,从春秋战国时期就懂得合纵连横战略和策略的中国,岂能反倒忘记了祖先的本领?

   

在南海问题上,中国应该明确告诉相关国家,解决南海问题最好的办法是搁置争议,共同开发。但是,如果把中国的善意当作软弱可欺,那就该用另一种办法来解决:搁置争议,共同不开发。

 

中国要敢于、善于给麻烦制造者制造麻烦,你不给他制造麻烦,那么所有的麻烦都将是自己的。可以假设,如果美国面临南海岛屿争端,它会怎么办?美国的国务院会一方面道貌岸然的宣扬民主、自由和安全,另一方面美国军方、中央情报局会利用一些特殊手段,搞掉对方的海上油气开采设施。

 

借用美国人的思维,可以给中国很多启发,毕竟美国人在这方面的“锦囊”层出不穷。这方面我们的确应该好好向美国人学习,并开动脑筋举一反三地想出更多的办法。目的就是一个,让那些引狼入室的国家和“狼”们得出一个结论:这是一片投资风险很大的海域,眼下不适合资源开发。

 

中国人爱好和平,但爱好和平并不等于软弱可欺。中国从未说过自己在任何情况下,都只坚持和平解决争端。在该亮剑的时候,中国会亮出自己的利剑。在该挥动橄榄枝的时候,中国会挥动橄榄枝。  

 

南方周末记者   于冬   采访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