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信条4黑旗配乐:百病皆伤寒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知味女性网 时间:2020/04/02 05:44:32
  诸风气外因致病为伤寒。百病皆因伤寒。中医是根据脉证,以六经八纲辩证,汗、吐、下等八法驱邪气,平阴阳,调气血治病的。伤寒杂病论是其纲领。今天,中医西化,抛弃伤寒。以病菌、细胞、因子、等否定中医的因理。靠化验、拍片、析体,所测尽标,治亦尽标。啥病统叫炎症。一味消炎,不分寒热,越消越炎。无奈就手术。其实,手术切除的部分仍是风寒等邪气在人体影响气血运行,产生的病变现象。与伤寒引起的寒热,疼痒等症状一样,是病的表现,是标不是本。病因是本,现象与感觉属标。因此,再小的病也久治不愈,或反反复复,成为难症。人们普遍带着,这样那样的不适小病,硬撑着。难痛快生活一段时间。有的乱治,误治许多变成大病、坏病。今天,癌症、高血压等病日增,多属此途来。癌症等手术后,多复发,多死,转移,扩散就因为没有驱风除邪,没有治本。真中医靠脉证,在人稍觉不适,仪器远不能测时就能确诊,根治伤寒。小病即灭,大病何来?然以伤寒论为纲的中医者几乎绝迹。名存的中医院、中医师,哪个不是以西医为主?间用中药也是受西理指导。南辕北辙。我就是在久被病逼,饱受时医折磨中学中医,研究伤寒。自救的同时,一步步成长。将许多世谓的难症,坏病打破缺口。虽水平仍低,但走的是中医正路,使许多死症,透出一线曙光。确认“百病皆因伤寒,伤寒论治百病”
       一、癌症是普通伤寒小病步步逆误形成的。无论何邪,所犯何经,属于何纲,只要脱离伤寒理法,沿用西理,弃本治标,不去病根。甚至反治,都有至癌的可能,而已经致癌,只要胸有伤寒大理,循经遵纲,依望闻问切,广集有形症象,准确运用汗、吐、下等八法,合理用药,仍可挽回生命,并非绝症。西谓癌细胞扩散、转移,实为伤寒传经深入反应。手术切除,是没办法的办法。术后中医治本才是上策。癌细胞是伤寒引起阴阳失调,气血运行受制所致。西谓早发现,我说仪器测到已晚。在未癌变前,脉证合参,根治普通伤寒病才是早发现,早治疗。牛先生患结肠炎,市某中医院服中药二百余剂。日益病进,又仪器检测,炎未消,反增瘤子。急求我治。查其用药:芩、连、二花、公英、石膏一派清热消炎药。可见是沿用西理,消炎惯技,实是雪上加霜。我诊其脉浮、寸脉弱、往来寒热、舌红苔黄、胁下疼、大便有下重感。属少阳伤寒,小柴胡加大黄、附子、细辛汤加减六剂治愈。此症虽非癌症,但显示出癌症形成的路径。幸急转弯、弃洋就土,逃过一难。若执迷大医院,看不起土郎中,恐生恶果。宋庄黄某胃癌手术后,仍一派少阳伤寒证状:口无味、不食、嗳气、咽干,脉左右浮沉交错,阴阳混乱。小柴胡汤加减数剂症状全消,神清气爽。现已数年未反复。坡头,酒某,肺癌,十余年风湿病不愈发展所致。市大医院已弃治,生命垂危。我用柏叶汤数剂,止住吐血。又小青龙汤数剂,咳喘、胸疼闷等伤寒证状消除。延长生命九个月。
       二、高血压与发热等证状一样,是伤寒的不同表现,根治伤寒,发热退、血压亦平。。不分阴阳表里,虚实寒热,属于何经,强降压,强退热,只能暂缓一时之急,绝不可能彻底治愈。全世界不懂中医,不理解伤寒因理,故说此是终身病。西说是降压酶减少,为啥少了?我说是伤寒影响气血运行,新陈代谢受阻所致。只要根治伤寒,高血压与发热一样,一定在克服之列。坡头蒋女士血压高,头疼欲死,耳聋,目眩,心烦,时热自汗,脉左寸浮,尺沉弱,右寸沉尺微,身困疼。我用当归四逆汤十剂,诸伤寒症状消失的同时,血压已经正常(110/75)久稳未复。高血压治愈许多人,有属太阳经,有属阳明经,有少阳经,也有属于三阴经,用药各不相同。但总不离伤寒病因和伤寒法诊治。
       三、似该不该手术者,是花钱买罪受,甚至是加速恶化。手术是西医的王牌,一定时候能起到急则治标而中医无能为力时。但绝大数病还是尽一切可能用中医治本。现在手术多的原因。还是中医水平太低,不能起到应有的作用。韩先生妻:胆炎切除后,五年间,口苦咽干,寒热体疼,等少阳证状不减。医方没有其他办法。胆已切除。再能怎么治疗呢?无奈自用感冒通维持。我用小柴胡汤两剂治愈。陈女,儿子鼻炎,手术一千余元不愈。我数剂中药治愈。据查当今许多人切胆,摘子宫等。仅去明显一点,根本可能除去弥漫全身的风等邪气。此智者一听即明,除邪非治伤寒八法不行。有几个手术切除后彻底病愈?思礼乡有一男士在部队特务连,会武功,体壮如牛。肛门痒,医院说是痔疮,手术后成了半残废。大便滑脱,求我已无奈何。连女士,大便不利,医院说肛窄,需扩肛通便。患者问我,被劝阻,一剂中药愈。狄庄一先生,身出一无名硬瘤子,不疼不痒,上至脖子,下至腰际,可以游动。不动它本可安生,在医院切除后,不可收拾,几天时间转到郑州也没有办法,死亡。由此可见百病必求因,搞不清楚就千万莫盲目乱治,更不敢动刀。
       四、一般普通伤寒病只要懂伤寒,细心胆正,一般都好治,有的的确属于一加一等于二易解之难题。不懂伤寒再易小病也会成难症。代猛,男,胯下湿疹,数十年不愈,我首次治皮肤病,就果断答应能治。我相信百病皆不出伤寒范围。诊其腹满,口舌干燥,六脉俱沉。伤寒论讲:上肿当汗,下肿当利。苈黄丸一剂,彻底治愈。酒娜娜,女,鼻炎,咽干,鼻干,息不顺,头疼。中西医屡治不效。二阳合病,桂枝加葛根汤一剂愈。王照通,男,腰疼,医院花一千元不效,我用一剂愈。侯先生肩疼,太阳风湿,脉浮,麻黄加术汤一剂愈。连女士妇科崩漏,医院二十剂中药不效反重。查所用药一派清凉。竟一味理血药没有。我用一剂愈。所兼面部丘疹随之而消。中医治本,往往一愈多愈。吴先生耳聋,典型少阳伤寒,小柴胡汤一剂愈。下冶乡,翟男童,痢疾,二年不愈,寒热相间,上热下寒,黄连汤一剂彻底愈。坡头一教师,郑详青发热38度,咳嗽,脉浮,属太阳伤寒心下有水气,小青龙汤一剂愈。之前,他在洛阳某医院住一年,又转济源某医院一周后才找到我。本厂朱宝英,脸出丘疹,太阳血虚受风,桂枝新加汤加麻黄红糖一剂愈。赵女士咽炎,20多岁妙龄,手若松树皮,粗糙不堪。桂枝加葛根汤五剂愈。薛先生70多岁,气管炎,咳喘,自家有正规医生,久不效,我三剂愈。洛阳吉利区,李女,牛皮癣,惊慌失措,皆谓难症。我弃标治本,按其伤寒症状,手足凉,少腹满,时疼,脉微。当归四逆汤加减数剂彻底治愈。小儿疝气,牙疼,失眠、口糜、耳脓等小病不祥叙。所有成果皆来自伤寒论,东一棒,西一槌,断不能有此等疗效。
       五、伤寒论在中国消失殆尽。坡头曹女士患少阳伤寒。口苦咽干,目眩耳聋,往来寒热。心烦喜呕,脉眩,与伤寒论原文完全吻合。仲景曰:少阳证但见一便是,不必悉俱。像这样足据实形,明显的小柴胡汤证。照原文不必辩证,加减完全可治的病。从村医疗点休克,转洛阳某医院,花近千元无效,七十多的老人已经束手无策时。我一剂即治愈此病。加上前叙多例,完全可以看出伤寒论在全国中医界的分量。全国中医院校不少。真正能用中医治病的有几个?
       六、医患纠纷难解,宝鸡市一胆炎患者切胆手术中,因发热不退,转西安无效死亡。患者不依,后依法判患者家属为医闹被拘。此症无非是少阳伤寒又未成癌。一个发热退不下,西医或无此能。用伤寒法就不一定退不下。再者,就此证状如不手术,他能死吗?本地一外伤患者,到某医院救治,能行走,能说话,吃饭,神志清醒。院方医生只注外伤,忽视内脏,一日后因内淤血死于本医院,医生被拘。如果懂中医,有可能一剂桃仁承气汤就能挽救患者安然。医师也不会被拘。全属医生责任吗?中医西化,医术低下,才是总根源!
       面对此医况,合法的西化医者稳坐着,媒体颂扬着,主管目闭着,民众蒙蔽着。有智者觉需发展中医,叫喊着,就是无人知道中医西化,弃伤寒是中医消亡的总根源。太注重成分,对有才无证土郎中太不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