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信条血缘关系图:揭秘浑水、香橼公司等做空者三大“杀手锏”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知味女性网 时间:2020/04/03 09:27:48
揭秘浑水、香橼公司等做空者三大“杀手锏”

2011年07月13日 12:11 来源: 中国企业家网 【字体: 网友评论

   从浑水网站上大大的中国地图和香橼标示的“香橼了解中国”的字样,便可以看出,他们同样“爱”中国

  回溯到几个月前,“浑水(Muddy Waters Research)”和“香橼(Citron Research)”还只是个陌生的字眼,而如今,这两家研究机构已经和中国概念股紧紧的联系在一起,雨润,绿诺,泰富电气……海外上市的中国公司,只要被这两家公司“点名”,无论生死,都已经历一番惊魂之旅。

  成立刚满一周年的浑水常被人称为“位于香港的小公司”,创始人布洛克(Carson Block)本人也喜欢自称为小人物(Nobody)。但一年间,浑水质疑5家公司造假,绿诺因此在一个月内被摘牌,市值全部蒸发,上市16年的嘉汉林业的股价也跌去了七成以上。

  布洛克并不孤单。在美国的洛杉矶,有一名叫做莱福特(Andrew Left)的家伙,运营着香橼,专门用于发布针对在美上市公司的做空报告。香橼的战绩更加“辉煌”:从2006年起,截止到6月中旬,共发布涉及18家公司的报告,其中15家损失惨重:13家市值跌去一半甚至更多,2家停牌。

  从浑水网站上大大的中国地图和香橼标示的“香橼了解中国”的字样,便可以看出,他们同样“爱”中国。

  春华资本CEO胡祖六对《中国企业家》表示:“我在市场上这么多年,都没听说过他们(注:浑水和香橼)。他们不是主流。”如此“非主流”的研究机构,何以将中国的上市公司“扳倒”?本刊通过专访布洛克和莱福特,揭示出做空者成功的三条要则。

  一,穷极调查手段

  在香橼的报告里面,有些信息之前并不为人知,某位被香橼指控造假的公司董事长向《中国企业家》表示,某事件知情人十分有限,“这几个人里面,是哪个人提供了资料,我已经很清楚。”

  “我不喜欢聊我的团队,但客观的说,他们遍布全球各地。”莱福特对《中国企业家》回应道,除研究人员外,确实存在很多调查公司,直接或者间接向其提供资讯,“我通过自己的调查关系网找到他们,至于收费则各有不同。”

  “而且,我寻找可能造假的公司时,在锁定目标之后,我会阅读所有的分析师报告,并试图寻找任何知道更多信息的人。”莱福特说,迄今为止,他只来过中国一次。

  而浑水的研究报告中,会发现含有大量的中文资料,包括工商局注册资料、股东详单等重要信息。对此,布洛克透露,有很多工作人员在中国,与其一起配合研究。“保护研究人员是最首要的任务,因为他们比我更容易暴露。”
 布洛克甚至透露,他们经常以潜在客户的身份接近目标公司。“在做空报告发布前,有时候我会去和公司管理层进行沟通,只是我们基本不会表明自己是浑水。”布洛克也向《中国企业家》证实,从去年年底搬离上海至今,仅到中国一次。

  “国内有一些人,把情报卖给美国的分析师,由美国机构做空。中国人在关键时刻,总有一些人暴露他的‘汉奸’本性。”这位董事长情绪激动,他认为,没有人在中国“帮衬”,做空者很难得逞。

  二,踏准中美差异

  不可否认,中国的某些企业确实存在造假行为。但有些“造假”在中国企业看起来,或许有些冤枉。

  “在国内,当年的税收任务已经完成,企业将剩余营业额做入下一年的帐中,这不仅为企业减缓了资金压力,也为了避免下一年定出更高的税收目标。”一位业内人士如此描述税收与企业实际经营的关系,并称这种做法并非个例。正是由于这种操作,致使在美上市公司提交至SEC的文件与国内数据存在落差。

  这在美国的逻辑层面上无法理解,更不会认可其合理性。“如果我是投资者,我不会投任何对政府欺诈的公司,无论是对哪个政府。”香橼创始人莱福特对《中国企业家》表示。

  但有时候,这种财务“硬伤”并不存在,中美道德上的差异则导致了问题的严重。

  例如,在香橼对泰富电气的做空报告中,指出了其公司创始人早年的一桩纠纷,用以证明公司领导人不可信。而在对斯凯的做空报告中,香橼指出,“宋涛曾经表示,斯凯的情况不佳,最艰难的时候连续几个月都没发工资。”

  这一抽掉了时间背景的信息足以让美国的投资者对斯凯感到怀疑。事实上,这一状况确实存在,但是在公司早年创业期间。而且公司也从来没有避讳谈及那个时期。在斯凯上市以后,中国媒体还曾经把那段岁月作为励志故事的一部分进行回顾。在中国,多数民营企业都有过这样的艰苦岁月,人们对民营企业的早期艰辛历程充满了敬佩,而不是怀疑。但香橼通过巧妙的“移花接木”,让看不懂中文的美国投资者误以为斯凯财务状况不佳。

  在美国,信用记录被看作是道德的重要组成部分,做空者正是看到了这点差异,并将之严格的套入美国的体系中,使之成为“软肋”。

  三,调动真正空方

  据《巴伦周刊》报道,做空者最终都获得了两位数的回报。
“很明显,别人亏得越多,我赚的就越多。”浑水创始人布洛克毫不掩饰自己通过发布做空报告来获利的事实。布洛克表示,自己会将报告发给自己的客户,与此同时将自己的资金进行相应的操作。布洛克拒绝透露客户的详细信息,但布洛克称自己发布第一份报告时,曾将报告发给过许多业内投资人。

  莱福特回应本刊质询时则提到,自己并未在市场上购买做空期权,“但这是我能透露的最大限度。”

  浑水和香橼,仅是为做空者的出手“鸣枪”,在股票面临看空机会的时候,资本市场的利益引诱着空方大量进入。并且,在胡祖六看来,这里不仅有沽空,还有更大范围的抛售,是中国概念股的集体信任缺失导致的。

  莱福特则坦言,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投资者,很难对中国公司有着足够的信心。“一些在美上市的中国公司缺乏透明度,而美国的投资者大多并没机会亲眼见到这家公司。更何况,一些中国公司已经出现了财务诈骗,这些不良记录会让投资者形成固有印象。”

  企业当自救

  香橼创始人莱福特强调:“我在寻找美国上市公司中的造假者,只是这家企业刚好在中国。”企业如何通过自救,让做空者无处可逃,成为当务之急。

  但是,“如果作空者是造谣,你可以去控告它。俗话说,‘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人不惊’。恶意中伤,只能短期打压股价,不可能持久。”胡祖六鼓励那些被“陷害”的企业勇敢的拿起法律武器进行反击,沉默只会让事情更糟糕。

  布洛克则透露,最近不止在寻找中国海外上市中造假的公司,也在寻找被低估的好公司。“但让我担心的是,一些优秀的企业,因为业绩压力不得不去造一点假。这是我很难为他们贴上‘买入’的标签。”布洛克建议,这些公司应该主动通过律师去向SEC说明情况并并请求重申(重新申报)。这可能会导致一些麻烦出现,但这总比被动曝光,或因这些疑点导致股票被低估要好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