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信条起源管制区域:水浒调兵遣将的玄机(壮大期,连载十二)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知味女性网 时间:2020/04/03 08:21:00
在看过了梁山的军事防御、军事发展、路线斗争之后,想必大家的胃口也被调节得差不多了,今天就来点轻松的,久违的《调兵遣将》系列又要和大家见面了。

  本篇是继续上一篇《水浒调兵遣将的玄机(发展期,连载十一)》。话说晁盖一命归天,留下耐人寻味的遗命,“贤弟保重(注1)。若那个捉得射死我的,便叫他做梁山泊主。”这虽然和“你办事,我不放心”有异曲同工之妙,但此时宋江根基已深,于是便在以林冲为首的军事将领的支持下,“代理”梁山一把手。

  天底下无论是谁,做“代理”也是不爽的。当副职的,当然是想方设法把前面的“副”字给去掉,同理,“代理”也是一样,但当代理的往往有两条路走,一种是顺利转正,毕竟“代”之时已于正式是享有同等权力,另外一种则是因一些微妙的原因始终转不了正。如我国卓越的开国上将杨成武,一生两度代总参谋长之职,均未将“代”字去掉,个中滋味,唯有将军自知(注2)。

  由于有晁盖遗命,宋江必须要找到梁山泊主的合法继承人,然后利用权谋手段再将此位置从合法继承人手中夺走,才可以将此“代”字去掉。由此,一系列的引诱卢俊义上山的事件便发生了。至于吴用、李逵如何“引蛇出洞”就不必细说了,这儿只说蛇打七寸。

  按我说,卢俊义就是犯贱,他的一系列遭遇,我只能用“活该”来形容他。用单田芳老爷子的话说,就是“牵着不走打着倒退”,卢俊义就是这样的人。怎么评价卢俊义呢,大事呢,请他上山他不干,非要让吴用得家破人亡才肯扭扭捏捏地投奔梁山,培了夫人又折兵。小事呢,便是这一仗了,一而再、再而三地请他上山做客不上,非得让人折磨得半死丢盔弃甲之后,才让张顺给活捉了五花大绑了才被挟持上山。无论多么光鲜的明头,此时的卢俊义哪有半点“河北三杰”的气概?吴用肯定是深知卢俊义的性格,从引蛇出洞到蛇打七寸,卢俊义无时无刻不在吴用的掌握之中。此人对于宋江的用处大于对山寨的用处,为了防止日后卢俊义上山之后骄横跋扈,在此必先灭灭卢俊义的威风。

  虽然我在上面贬了一通卢俊义,但是卢俊义并非浪得虚名,在他上山后的一系列表现可以看得出来棍棒确实天下无双,但是,还是老人家说得好,在战略上要蔑视敌人,在战术上要重视敌人,吴用深知其中奥妙。卢俊义在心计上比宋江、吴用差得太远,在武力排行榜上又远远高于梁山众将,不用计怎么成?且看吴用的分兵派将过程:
  可以看到,在前五阵,每一拨人马出来都只斗了不到三个回合便撤,他们起到的作用,是“调虎离山”和打扰对方的作用。且看卢俊义的表现,看到李逵“大怒”,看到鲁智深“焦躁”。等打完李应等,已经是“一身臭汗,不去赶他”了。连续遇到五拨人马,一个都没捉成,自己反而累个半死,卢俊义的锐气已经被消磨了大半。

  等到他放弃“教你人人皆死,个个不留”的远大志向返回去寻找李固等人的时候,发现人被绑、东西被劫后,已经是怒到极点,“心头火炽,鼻里生烟”,这时朱仝和雷横又出来搅局。这不捣乱吗?卢俊义此时已经是赌徒心理,“须是赶翻一个,却才讨得车仗”,却上哪找人去?这时,宋江等人又出来了,一副豪华派头,吹吹打打,悠哉悠哉,相比之下,卢俊义岂不是更要气到了顶点?所谓骄兵悍将,一旦遇到挫折,很难在短时间内恢复战斗力,此时再加上强大的情景刺激,卢俊义的场子现在算是找不回来了。

  就在此时,花荣神箭又给了卢俊义当头一棒,令他真正认识到梁山上还是有能人的。不待卢俊义回过神来,左右又冲出林冲、秦明、呼延灼、徐宁等马军将领,“鼓声震地”,卢俊义此时是步战,俗话说好汉难敌四手,又怎么能不胆寒?心理防线彻底崩溃,真是急急如丧家之犬,茫茫如漏网之鱼,慌不择路,逃命去也。

  事情发展到了最后一个阶段了。卢俊义已经闻风丧胆,正是意志力最为薄弱的时候,正好看见李俊驾着小船,便犹如抓住救命稻草一般--他也不想想,满山都是强盗,哪来的好人?老人家教导俺们说,上了贼船,想脱身就难了,于是做落汤鸡被俘的狼狈事情就顺理成章了。

  所有的事情都很眼熟,对不对?哈哈,没错,这正是当年抗日战争时期,晋察冀根据地土八路们用烂了的经典游击战术,麻雀战啊!看过《地雷战》、《地道战》的朋友都知道,当年土八路们硬是凭借着高超的战术和低劣的装备把小日本和伪军玩得团团转,最后不得不黯然投降。看来卢员外是要加强政治学习了,不能以为自己“天下棍棒无双”便能横行于梁山,这是典型的重装备、轻政治、轻战术的思想,是要掉脑袋的。

  当然,虽然卢俊义只是个匹夫,但不代表他的作战能力和刘唐等人差不多。看吴用派出场的人马,除了雷横之外,皆是四大军区排名靠前的天罡,这是非常有考虑的。要知道,狗急了也会咬人,为了防止卢俊义反咬一口,吴用所派出之人,至少要能支撑和卢俊义斗三个回合,这时,地煞就排不上用场了,像萧让宋清等人直接就是送死。这就是所谓的用人之道吧。

  通过对骚扰卢俊义一仗,我们可以知道,出场的将领本领都不弱--否则便是送死,但是有两个人是最值得注意的。第一个是李逵,第二个是张顺。

  李逵同学在之前“引蛇出洞”阶段,扮演的是一个哑道童的身份,此时安排他出来第一个作战,与其是说其战斗力强悍,倒不如说是他更容易激怒卢俊义。且看李逵大叫“认得哑道童么”,卢俊义心理毫无准备,等醒过来,必是一种受到了欺骗的强烈的愤怒。于是李逵打了三个回合,完成任务了。

  另外一个便是张顺。水军六大天罡级别的头领,现在出来了5个,剩下一个便是张顺他哥张横。另外,张横的外号也是这六大水军头领里最不醒目的,船火儿,就是船伙计嘛。看别人,不是龙,便是阎罗,而张顺更是号称“浪里白跳(注3)”,水性一绝。此时捉住卢俊义的不是别人,正是张顺。联想以此时打无为军时也是张顺捉了黄文炳,施老爷子对张顺的厚爱可见一斑。当然,张顺打涌金门最后成了神,也是施老爷子这种厚爱的表现罢。
-----------------------
注1:此话版本也有诸多不同,贯华堂版本为“贤弟莫怪我说”。几字之差,意思相差万里。
注2:董保存,《政治旋涡中的杨成武》。董保存,解放军(解放军文艺、昆仑)出版社副总编辑、编审、大校军衔。
注3:浪里白跳与浪里白条同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