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墓丽影10全收集:水浒调兵遣将的玄机(壮大期,连载十四)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知味女性网 时间:2020/03/31 04:11:43
本篇是继续上一篇《水浒调兵遣将的玄机(壮大期,连载十三)》。话说宋江兵围北京大名府,梁中书急奏童贯请求救援。于是,大刀关胜出场了。

  关胜出场,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问题就在于他姓关,是关云长嫡系子孙,所以多少也会点儿兵法,居然使用了围魏救赵之计,而且一举成功,梁山退兵,大名府解除警报。

  老人家教导俺们说,“成则冒近,败则冒退”是兵法大忌,因此吴用还是安排了众人有序列地撤退,并于路埋伏,防止政府军追击。

  由于围攻大名府没有头领的伤亡,因此梁山军的战斗序列还是如上一战一样。吴用安排埋伏作战如下:

  小李广花荣(原右路军总司令)  带500兵  飞虎峪右边埋伏
  豹子头林冲(原后路军总司令)  带500兵  飞虎峪右边埋伏
  双鞭呼延灼(原左路军总司令)  带凌振和25骑马军  施放号炮

  这儿有个比较奇怪的地方。按照我的安排(注1),应该是由当时梁山上的三员马军五虎将林冲、呼延灼、秦明三人负责打埋伏掩护主力,由花荣贴身保护宋江撤退才对,为何此处是秦明保护宋江而不是花荣?按照兵法常识,埋伏时要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而闪电战正好是霹雳火秦明的强项,也暗合“霹雳火”的绰号,而花荣是当狙击手的好材料,并不适合这种贴身肉搏。

  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宋江由于梁山大本营被围,急昏了头,居然连这个小问题都没发现。所幸政府军也是大草包,被一个小小的埋伏就杀得丢盔弃甲。

  及至回到梁山泊边上,出事了。

  怎么回事?张横立功心切,要去偷营劫寨,被关胜识破,捉了。阮小七同学拍案而起,痛骂张顺,和阮小二、阮小五一起也去偷营劫寨,没想到还是被捉。

  这一段其实与梁山调兵遣将没有太多的联系,张横、阮小七的偷营劫寨都是单独的、自发的行为,可谓是“有组织、无纪律”的典型案例,与宋江的调遣无关,而我单独把这一段写出来,主要是想写两方面的东西,一是功劳,二是手足之情。

  一、功劳问题

  张横同学被擒,完全是因为贪功心切。功劳是玩意儿,是个好东西,有了它,可以加官、晋爵、涨薪,别说评职称了,就连平时的吹牛扯淡很大一部分全靠它。一说起来,就是“想当年老子如何如何”,说者豪气冲天,闻者臊眉搭眼。看张顺是怎么说的:

  “我和你弟兄两个,自来寨中,不曾建功。只看着别人夸能说会,到受他气。如今蒲东大刀关胜,三路调军,打我寨栅。不若我和你两个先去劫了他寨,捉拿关胜,立这件大功。众兄弟面上也好争口气。”张顺道:“哥哥,我和你只管的些水军;倘或不相救应,枉惹人耻笑。”张横道:“你若这般把细,何年月日能够建功?你不去便罢。我今夜自去。”张顺苦谏不听。

  这让我想起了韦爵爷在和罗刹国谈判时戏弄费要多罗,说希望两国打一场战争,只有打仗自己才可能升到王爵,否则没有军功,想升王就难了。论大兵团做战,罗刹国行,但说起玩阴谋诡计,玩“不战而屈人之兵”,罗刹国给韦爵爷当小学生还不够格。

  张横也是一样。看他和张顺所说的,全都是为“功劳”二字。虽然说张氏兄弟有宋江罩着,吃喝没问题,但张横显然没有张顺这么能忍。张横是个敢做敢为的汉子,还很有幽默感。在浔阳江上当水匪的时候宋江上了贼船,他还提供了两条路给宋江选择,要么一刀砍了,要么自己跳下水去死--有这么好的船匪路霸么?我怎么瞅着像郭德纲在《落叶归根》中当车匪路霸的影子。

  张横跟着揭阳镇众弟兄上了山之后,可能是当初差点杀了宋江,得罪过老大(至少目睹过宋江贪生怕死的丑态),因此大战小战均没有派他出场过,建功立业也就无从谈起了。做人有自知之明,张顺好歹也是在道上混过来的,看来还是个明白人,自己怎么的也是个日后的天罡级别将领,居然寸功未立寸草未得,整天吃人家的喝人家的,脸皮再厚也混不下去啊。

  这就是功劳问题。这也就是我在前面写调兵遣将系列一再提到过的新上山头领必定会派出去打一仗的问题。没有功劳,将来排座次的时候就很难办了,纵使宋江硬生生地给提上来,识点相的人还是会脸上挂不住的。看人家孔明、孔亮,虽然被呼延灼赶得满山乱窜,但是这一战还是可以出来立点功劳的嘛!这就是给领导当徒弟的好处。

  这个世界上很多人都在混日子,或者说混吃等死。拿着纳税人的钱不办事,这种人是大把的。像张横虽然是个浑人,却浑得可爱,比很多人强多了。

  二、兄弟问题

  与张氏兄弟相比,阮氏兄弟就不同了。他们是梁山革命根据地的主要创建者之一,百年之后是可以享受“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称号的,所以他们根本不用担心功劳问题。

  于是在张横被捉后,张顺找三阮述说此事。这段描写极为精彩:

  阮小七听了,叫将起来,说道:“我兄弟们同死同生,吉凶相救。你是他嫡亲兄弟,却怎的被人捉了,你不去救?怎见宋公明哥哥?我弟兄三个,自去救他。”张顺道:“为不曾得哥哥将令,却不敢轻动。”阮小七道:“若等将令来时,你哥哥乞他剁做八段!”阮小二、阮小五都道:“说的是。”张顺逆他三个不过,只得依他。

  我想,施老爷子先后描写张顺阻拦张横和三阮,可能是想突出张顺更为理性一些。但是要知道,大家看水浒,不是带着理性的感情去看的,而是非常感性地来看这个问题。看上面的描写,一看对比,有血有肉的阮小七形象就出来了,仗义--这又让我想起了郭德纲扮的劫匪,后面印着“假仗义”三字。

  阮小七这一段话其实主要是写了三个问题。第一,我们哥仨比你们哥俩强太多了。我们哥仨同生同死,你亲哥哥被捉了你却不去救。第二,你身为亲兄弟不去救,我们哥仨去救。第三、阮小七作为三阮的代言人是最适合不过的,他说完之后,阮小二、阮小五都说“说得是”,很显然是同意阮小七关于第一、第二点问题的阐述。

  梁山上的嫡亲兄弟一共有十组,分别是宋江与宋清、阮氏三雄、解珍与解宝、张横与张顺、穆弘与穆春、孔明与孔亮、童威与童猛、朱富与朱贵、孙立与孙新、蔡福与蔡庆(注2)。这十组兄弟中,又以阮氏三雄的兄弟手足之情最为深厚,他们对待梁山上的阶级兄弟是真当亲兄弟来对待,哪怕是冒着生命危险去救人也在所不惜。因此,张顺被阮小七鄙夷也就很正常了,而阮小七这么受读者喜欢,确实是由于他的个性鲜明,够仗义,是个哥们。当土匪也当得像阮小七这么有性格,那么也值了。

  除此之外,这也揭示了一个道理,就是无论派系斗争、阶级斗争、路线斗争、人事斗争多么激烈,水军六大头领之间还是不存在门户之见的,互相之间还是比较能精诚合作的。这从张顺不找李俊先找三阮,以及三阮弟兄们的言行可以看得出来。

  张横、阮小七被捉之后,收编关胜之战才正式打响,敬请期待调兵遣将系列之十五,在此篇中,我将为大家揭示关胜在最终排名超过林冲之谜。(文未校对)
----------
注1:其实是我帮宋江的安排。
注2:我知道有些朋友可能会说邹渊、邹润,不过他们是叔侄,不是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