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4刺客信条按键:辛亥革命百年祭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知味女性网 时间:2020/03/31 02:36:38

辛亥革命百年祭

 

保持民族劣根性一百年不动摇

咸菜天天上班,业余开了个淘宝卖鞋,忙得很。早上起床,看见手机上显示10月10日,大吃一惊。今年是辛亥革命一百周年,咸菜早就有个宏愿,一定要写一篇纪念的文字,可是因为卖鞋居然把这个事情忘记了。

还是要来写一篇。咸菜倒不是想要让自己的思想“著之竹帛,以垂不朽”,实在是中国民族的历史太过残酷,一百年来,血雨腥风,而至今进步却不大,不写一点,对不起死去的那么多革命先烈。
  世界上没有哪一个民族像我们这样进步如此之慢。  
  1851年美国人柏利率舰队闯入日本,日本人一下子就清醒了。十几年后,1868年,维新派发动了对保守派的战争,很快掌权,全面推进日本的近代化。日本当时的口号是“脱亚入欧”“全盘西化”,当年的日本人连胡须的式样、一把伞的式样都要学习西方,他们经过短短的26年,就发展成了一个东方近代化强国,并在1894年打败了中国的北洋水师,从此成为东亚的小霸王。二战虽然把日本打成一片废墟,人家经过三十年左右发展,结果又成了世界经济强国。  
  而我们呢?从1840年鸦片战争开始,我们经过长达一百七十多年的发展,到今天还只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我们只有在意淫当中,才有勇气在这个世界上继续生活下去。除了人口增长得够快,我们中国人基本没有什么本质上的进步。

不尊崇英雄的民族在弱者面前“老子天下第一”

辛亥革命一百年了,想起这一百年来,无数的革命先烈,以自己的鲜血饲喂这个民族,可是还要被这个民族中的大多数人唾弃,真是叫人心寒。鲁迅有一篇小说《药》,革命者被杀,小民们围观喝彩,蘸着人血吃馒头。鲁迅还曾沉痛地说:我愿意为大家做一头牛,我愿意吃草挤奶,但是有些人不但要挤奶,他们还要杀我这头牛来吃肉。  
  中国从来不缺乏英雄,但是缺乏对英雄的崇拜与感恩。大部分国人都是不知羞耻的人。他们为了自己早五秒钟挤上公共汽车,他们可以毫不犹豫地把别人挤到车轮下面去轧死。他们为了多占一点小便宜,可以在别人跳进河里去救人的时候,偷走别人的衣服。他们为了找到人给他付医药费,可以昧着良心诬陷是救他到医院的人撞伤了他。  
  中国人从来不会真心地去纪念英雄,他们只崇拜现实中的显赫人物,哪怕是余秋雨、于丹这样的垃圾人物,只要形成了一定声势,他们都会崇拜。而对于真正的英雄,大家只把他们当成一个傻瓜来看待。 
  鲁迅死的时候,郁达夫说:“一个没有英雄的民族是可悲的民族,而一个拥有英雄而不知道爱戴他拥护他的民族则更为可悲。”  
  我们就是这样的一个可悲的民族。不要说辛亥革命的英雄们了,就是离我们很近的抗美援朝的英雄们也开始被人们看不起了。 

从不反省缺点的民族在强权面前极尽谄媚逢迎

我们的民族素质确实是极差的。说这个话,容易得罪人,你只要一说这个话,就会有一大帮子爱国愤青上来骂你。在爱国愤青们看来,你要爱国,你就要帮助我们国家的统治者掩盖自己的缺点和问题。明明是脸上长了一个大疮,也要说:“艳若桃花,别人想生这样的疮还生不上呢!”其实这不叫爱国,这叫献媚。向专制主义献媚的人其实就是专制主义的走狗。爱国主义经常会和专制主义结成一个团伙。  
  列宁说:“每当一个国家的政治、经济出现重大危机的时候,爱国主义的破旗就又散发出臭味来。”这句话,送给我们亲爱的愤青们是正合适的,他们成天拚命维护我们伟大祖国的光辉形象,并不是真的爱国,而是想让统治者看到他们是多么地热爱我们伟大祖国的统治者。愤青们的爱国,其实还是叫奉旨爱国比较好。 

民族文化排斥“异类”的基因借专政之刀消灭殆尽

从1840年至今,我们中国人想建设现代化国家的时间不可谓不长,我们中国人牺牲的革命先烈不可谓不多,我们中国全体人民,遭受的损失不可谓不大。可是我们的民智还是如此低下,我们的国家管理还是如此混乱,我们的社会还是如此缺乏正义与公平,我们的下层人民还是生活在如此贫穷的环境中。这一切是为什么?  
  其实这是一个文化问题。  
  日本为什么能很快全盘西化,成为世界性强国?因为他们国家历史上就是习惯于向别人学习的。唐朝时候,中国强盛,他们就派了大量的遣唐使来中国学习。外民族的东西,只要是好的,他们就拿去用。他们有这种学习外民族的习惯,所以后来搞全盘西化也毫不费力。而我们中国,中央之国,老大帝国,自以为是,固步自封。先是排外,排外排不了了,就想搞中体西用,中体西用也不行了,这才想起制度改革,而光改进制度,没有文化的跟进,也还是一团乱麻,一直到1919年五四运动,才开始搞新文化。日本人三四年时间就能想明白的问题,我们这个民族想了八十年才算有一点点想明白,这期间还杀掉了无数的中华民族的思想先行者。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我们这个民族好像一直是专门与天才人物过不去的。从谭嗣同到李大钊,从陈独秀到胡风,我们总是一次又一次去把我们民族最优秀的天才人物逼上绝路。没有思想的自由,就不会有民族的觉醒,就不会有民族的进步。但是一直到今天,我们还是没有实现思想的自由。我们的报刊不说真话,不研究真理,他们天天说的都是一些没有一点意义的假大空话,而想说点真话的人,一上网又会遇到许多敏感瓷。一直到今天,说到全盘西化还是一个忌讳的话题,这样的一个民族,你还能对它抱有什么样的期望呢?  
  1919年开始,我们也搞了文化的改良,也搞了新文化运动。但是认真分析起来,我们的新文化运动也是极薄弱的,与明治时代的日本思想界不能同日而语。我们这个民族中最敢于仗义执言的人,最后都以被绞死、被枪杀而告终。杀的理由很简单:他说的话不正确。中国为什么出不了大思想家?因为伟大的思想最早出现的时候,都会被大家看成是奇谈怪论,一个能够容忍奇谈怪论的民族,才能不断走向进步,而在我们国家,因为受传统专制主义思想的影响,我们的那些走在时代前列的思想家,大部分都被杀掉了。 
  我们的新文化,最大的成就是出现了鲁迅,而鲁迅,一直到今天,在中国也还是一个很少有人能理解的人物。鲁迅写作的年代,也是一个充满敏感瓷的年代,鲁迅是夹缝中生长出来的一棵倔强的松树。鲁迅能在中国社会中全身而退,没有死于非命,这是因为鲁迅高度的智慧和对这个社会深刻的理解。  
  但是遗憾的是,就是鲁迅这个硕果仅存的思想家,在中国也没有得到人民足够的关注。不客气地说,认真读过鲁迅作品的人,在这个民族中,可能连0.1%都不到。韩寒是个不错的小伙子,算是精英人物了,思想也比较先进,但是我从他的言论中遗憾地发现,他也没有读过鲁迅,或者说是只读过一点点。可见我们的新文化运动基本就是失败的。  
  现在有许多人喜欢胡适、林语堂,不喜欢鲁迅,这也是我们这个民族容易妥协,不愿激流勇进的一个体现,因为在与旧思想的斗争中,鲁迅的态度是最坚决的,而其它的人,像胡适,最后就投靠政府,变相支持富贵阶级的利益,像林语堂则在反革命的暴力面前吓破了胆,宣扬一种所谓的幽默主义,让大家在统治者的压迫面前要多多开心,多多幽默,忘记斗争,忘记痛苦。  
  一百多年来,我们的新文化没有什么成就,我们的社会制度也没有什么创新,我们的人权与民主,也没有什么多大进步。你把中国的近代史和日本比一比就知道,我们中国人是多么的可悲! 

丑陋愚昧的儒家妈妈和专制爸爸联手驯养民族

我们根本就是一个不愿意向别人学习的民族。这样一个愚昧的民族,天天只知道光荣啊伟大啊地瞎喊,没有一点对这个民族未来走向的冷静思考,这样的民族会走向何方?看今天贫富悬殊,人民愚昧的现状,中国的未来会怎样,我实在不忍心说出来。鲁迅曾说:“‘地大物博,人口众多’,用了这许多好材料,难道竟不过老是演一出轮回把戏而已么?”站在辛亥一百周年的这个新的历史关口,等待我们中国人的很可能又只是一个新的轮回而已。  
  中国的所有问题本质上还是专制主义文化的问题。而专制主义文化的核心是儒家思想。  
  儒家思想是极可笑,极无耻的一种思想。一说起世风日下,一些中国人就说,传统儒家伟大啊,恢复儒家思想的统治,中国就稳定了,人民就有道德了。你翻翻历史,只要是儒家文化强势的时代,国家都是极衰弱的,人民都是极无耻的。宋代讲理学,国家打了败仗,就说是因为女人不守贞洁,结果最后被人赶到了厓山,不投降的宋民,被人杀了个干净。明代讲性灵,消磨了人民的斗志,国家腐败得不成样子,最后满清十万骑兵就轻易征服了这个好几亿人口的大国。历史给了你们儒家许多次机会,可是每一次你们儒家统治的国度都是以亡国而告终。  
  儒家从来就是为专制主义服务的,所有的专制主义者都喜欢儒家。秦始皇坑儒,好像是不喜欢儒家了,其实那只是儒家内部的一次内讧。法家是从儒家发展而来的,他们没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外儒内法,儒法互相配合,共同稳定这个剥削人压迫人的社会。几千年来,他们都是这样干的。儒和法是穿一条裤子的。只是在秦始皇那个年代,这两个奸贼闹了一次内讧而已。有些人总以历史上两次反儒造成了更大的灾难来证明不能反儒,这只是一种混淆是非的手段罢了。  
  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了。  
  我们在文化上对儒家的批判,其实还没有取得多少成效。儒家的哲学出发点,叫“人之初,性本善”,这一点,一直到今天还是被大部分中国人所信奉。你承认性善,就意味着可以通过加强自身修养来做一个圣人,既然有圣人,那就不需要对他进行监督。不需要被监督的圣人,古时候有个称号叫皇帝。而皇帝就是专制主义头头。支持性本善,最后就会走向专制独裁,就会走向国家的灾难。而能理解这一点的人,一直到现在,也不会超过全国人口的5%。所以要想在中国搞民主,会有多么艰难,也就可以理解了。 

辛亥革命的遗产继承精神与大地共勉

从今天的情况看起来,我们中华民族的处境仍然很不妙。“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中国的真正进步,中国的民主与自由,什么时候才能到来,还是一个巨大的未知数。

历史上成功的革命,其实都是象征性的革命。像法国大革命,攻入巴士底狱,巴士底狱早就把政治犯全放光了,而且也没有几个看守。在革命爆发之前,法国社会其实就已经有极大进步了。而在我们国家,我们还没有看到这样的进步,这就意味着中国的未来,将会陷入更大的麻烦之中。这个话不好多说了,多说就不和谐了。总之一句话,辛亥革命一百年过去了,中国依然前途茫然。  
  辛亥革命的伟大,只在于一种精神上的感召力量。咸菜读林觉民的《与妻书》,读到的只有绝望,每一次都是以痛哭而告终。“我以我血荐轩辕”,辛亥革命,永远在绝望中激励我们为一个理想中的自由美好、繁荣富强的新中国而奋斗。辛亥革命的理想一经提出,它就不断鼓舞人民前赴后继不懈奋斗,它的精神感召力量将永远留存在一切进步的中国人民的心中。

                                   结束语  
  一百年来,中国一直徘徊在历史的轮回中,生为中国人本身就是一种巨大的不幸,希望我们全中国进步的人们团结起来,为推进中国的民主,为跳出残酷的历史轮回而继续奋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