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信条2 club奖励:水浒调兵遣将的玄机(壮大期,连载十七)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知味女性网 时间:2020/04/02 05:59:07
本篇是继续上一篇《水浒调兵遣将的玄机(壮大期,连载十六)》。话说宋江同学背上长了一大疽,二打大名府便草草收场,幸得张顺取得安道全,宋江才复原。既然复原了,那么就该三打大名府了。

  二打大名府时,草草只收了一个索超了事。在分兵派将之时,只说了一句“其余打北京头领,不缺一个”,外加李俊和张顺,以及新上山需要立功的关胜、宣赞、郝思文。从这点可以看出来,二打大名府时没有取得特别突出的成绩也是正常的,毕竟作战需要有针对性地研究,所谓“知彼知己者,百战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胜一负;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殆。(注1)。”上次进攻大名府被关胜用了围魏救赵一计而不得不退兵,本次再次使用同样的人马前去进攻,而大名府方面肯定有了相应的对策和变化。退一步地来讲,假如宋江不生病,那么宋江以原班人马前去进攻大名府,从军事的角度上,预计不会比第一次攻打的时候更有成效。当然,施老爷子这么写,只是为了省笔墨而已。

  那么就到了三打大名府了。毕竟事不过三,本次一定要攻打下来,所以不可能一句“其余打北京头领,不缺一个”这样子的傻冒安排。从调兵遣将看来,此次进攻计划比前两次更详细、更周全。从派出去的将领看来,一共派出了56人,包括里应的27人,外合的29人。回过头来看一打大名府的时候,总共才31个人。由此看来,此战确实是必在所得。

  此外,由于宋江大病初愈,本战便由吴用代理总司令一职。由于宋江的威望比吴用要高,所以吴用带走了大半人马,梁山方面的防守还是不成问题的。单说去攻打大名府的人马。

  本次出征,采用的是里应外合之战,因此我们分批介绍。先看做内应的,见下图。
  第一个出场的,便是我们伟大的盗墓先驱、摸金校尉、搬山道人、卸岭力士、发丘将军(注2)时迁同学。这一场战斗,也是时迁同学在大聚义之前最为出彩的一次出征。时迁以一个小人物的身份,抱着立首功的志向,前往北京大名府放火。本回的回目也叫《时迁火烧翠云楼 吴用智取大名府》,数一数,100回回目中,有多少地煞可以上这个标题?由于时迁在本战中表现出色,充分地发挥了其“鼓上蚤”的特征,因此赢得了无数的粉丝。

  在后面出场的,均是有特长的人物,大家一看就明白。我就挑些不明白地来说。

  宋万、杜迁,他们应该不会像农民。为什么让他们扮作粜米客人,可能和他们身材高大有关系。莫不见周星星《功夫》里面的苦力强,也是这么个样子么?

  孔明、孔亮两个纨绔子弟,居然扮作乞丐,这是让我最不理解的地方。孔明、孔亮是地主出身,后来因杀死人才上山落草的,此时让他们迅速沦落到乞丐的地步,想必他们就算真的想装也装不出来。这充分说明了吴用这个狗头军师,搞搞人事斗争还行,真正的排名布将,居然犯了这么大的毛病,这是不可容忍的失误。要知道,连时迁都看出来他们扮乞丐是不行的。看时迁怎么说?

  时迁道:“哥哥,你这般一个汉子,红红白白面皮,不像叫化的。北京做公的多。倘或被他看破,须误了大事。哥哥可以躲闪回避。”说不了,又见个丐者从墙边来。看时,却是孔亮。时迁道:“哥哥,你又露出雪也似白面来,亦不像忍饥受饿的人。这般模样,必然决撒。”

  时迁又一次在宋江的两个“高徒”面前露了一把脸。因此尽管时迁以偷鸡摸狗的身份最后排名107位,倒数第二,但是他的粉丝决计要比这俩孔多得多。当然,这也充分说明了吴用这个狗头军师的无用。也幸亏运气好,不然决计没他们的好果子吃,说不定本次行动计划,就败在派这俩假乞丐身上了。

  李应、史进都是武装地主出身,有钱有势,派他们去做客人,显得不那么寒碜。莫不见当年我红军在白区工作的地下工作者,都是长衫、马褂、礼帽、文明棍?这可马虎不得,稍一不注意就得露马脚。要是让李逵这黑厮去,那可容易被盘查出来。

  邹渊、邹润貌似没有什么特殊的理由安排他们去卖灯,但是,千万别忘了,这叔侄俩可是有劫牢反狱的丰富经验的。当初,就是他们在登州劫牢反狱,才救出解珍、解宝兄弟。因此,在此次行动中,有过劫狱经验的登州派,均被派往大名府。登州派八人中,做内应的有解珍、解宝、顾大嫂、孙新、乐和、邹渊、邹润七人,再加上一个在外围的孙立,悉数出战。有了这批经验老道者,什么沙盘演练、电脑推演,都可以放一边去了。

  接下来是杨雄和刘唐做公人,也就是扮作警察四处巡逻。杨雄本是公人,这倒无话可说,但是由刘唐来做公人,这就有点儿莫名其妙了。要知道,有一个人比他更适合做他这个勾当,正是雷横。以我来看,雷横应该和杨雄一块儿做公人,而刘唐应该代替雷横,做外围的第七队主将才对。这儿又暴露了狗头军师吴用的乱点鸳鸯谱。

  剩下的都没什么问题了。公孙胜配凌振,是扮相与职责(发号炮)的完美结合,张顺和燕青是特长(由水路入城)与职责(到卢俊义府上捉拿贾氏、李固)的完全结合,而王英等人,则是梁山上仅有的三对夫妻,让他们来扮乡里夫妻,倒也说得过去。只不过大名府是个大城市,人家一见扈三娘这个美人儿配上王英,不知会不会产生潘金莲配武大郎的想法?

  另外一个,由柴进和乐和去蔡福家中保护俩刽子手的周全,也比较正当。柴进扮军官问题不大,乐和同学是小牢子出身,估计能和蔡福、蔡庆俩兄弟有一些共同语言吧?这样策反起来也好说话一些。

  两个伟大的刽子手蔡福和蔡庆,根据我们印象中对刽子手的定义,他们两个应该是杀人不眨眼的狠角,问题就在于,北京大名府由于刽子手蔡福的求情,才免遭屠城的命运。纵使如此,等传下号食的时候,“城中将及伤损一半”,呵,到底谁是刽子手?这样的对比,真是颇具戏剧性。

  总体而言,除了孔明、孔亮之外,其余人马的安排还算是合理,特别是登州派尽数出战,为丰富大家的劫狱经验,起到了带头的作用。这是非常明智的安排。

  现在回过头来看在外面攻城的人物。一共一个头领、四队马军、四队步军。
  吴用做老大,原因上面说过了,这儿就不再说,我们来看看马军步的分配。

  可以看到,攻城的有两队马军、两队步军。为什么不全用马军攻城呢?马军一冲起来战斗力强悍,步军攻城就有点儿过份。再一细看,哦,原来两队步军攻击的是东门和南门,而东门和南门分别有宋万、杜迁和李应、史进在里面做内应,这样里应外合,攻击起来就相对容易些,因此使用步军攻城,可以将另外两队马军放到更需要他们的地方。

  从实战效果来看,这八拨人马各有功劳,这儿就不必细说了。我们来看看每个人配的副手,还有作“策应”的将领。副手不说大家都明白,一般一个主将配俩副将,这是“标配”,那么,“策应”是个什么东东呢?

  看书上写得明白,“孙立在后,催动人马,并力杀来。”从描写上来看,本次由于是里应外合的偷袭之战,因此并不是两军对阵时的厮杀,而是不折不扣地混战,这样的话,原来打仗都是主将先打,赢了便赢了,输了便输了,而现在是主将在前厮杀,军兵同时也在后厮杀,这时候就需要一个类似于“督战队”的角色,在后面赶着喽啰兵往前冲。喽啰兵们愿意冲也就罢了,不愿意冲,登时便由督战队头领执行“战场纪律”,杀无赦。督战队中,有花荣、孙立、黄信、杨志这样的狠角色,想必是手下不会留情的。

  此外一个,马军有督战队而步军没有,我估计是马军将领都骑着马,冲得比较快,因此需要后面有人赶着小喽啰,而步军将领除非是戴宗这样的飞毛脚,估计快也快不到哪儿,因此就免了督战队了。
  
  再看看主将、副将的配队,这儿第一次攻打大名府也不一样。呼延灼和秦明的副将对调,呼延灼带着自己的老部下韩滔、彭玘,而把自己原来的副手欧鹏、燕顺让给了秦明。林冲还是带着马麟和邓飞,没有变化。新投降的关胜也是带着老部下宣赞和郝思文一块儿作战。这充分说明了,饭可以乱吃,话可以乱说,人不可以乱配。上一次攻打大名府没有成功,说不定就有大家协作不力的原因在内,因此本次又把各自的老搭档配一块儿了。除此之外,樊瑞、项充、李衮三个地煞也获得了和其余七队人马同等的待遇,这说明了樊瑞带了3000人马上梁山,多少还是有点儿股份的嘛。看其余七队,都是天罡带队,樊瑞也值了。可惜到后来,项充、李衮还是让给了李逵做副手。

  其余三队步军将领中,主将和副将都配得完全没有道理。按照第60回的安排,李逵在右军寨内,李立是开店的头领,曹正是在山后左旱寨,他们三个混在一起,似乎起不了什么大的作用。可能也是由于他们的多兵种之间协同作战(李逵:相当于坦克兵,李立和曹正相当于后勤部的)有问题,最后才把项充、李衮配给李逵的。

  穆弘配杜兴、郑天寿,雷横配施恩、穆春也是不知所以然,只能说是吴用瞎指挥。另外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穆弘现在是步军头领,而到大聚义的时候,居然混上了个马军头领,排名24。众所周知,马军头领的地位远高于步军头领和水军头领,不知穆弘走了什么上层路线,使得自己完成了从步军到马军的一次飞跃?

  由于本次作战本方实力远超对方,还里应外合打了对方个措手不及,因此尽管与前面十几次调兵遣将相比,总有这些那些的不足,但还是大获全胜。此战之后,卢俊义上山,梁山正式进入了鼎盛时期。(文未较对)
---------------------
注1:《孙子兵法·谋攻篇》。“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然大家已经听得烂熟了就不说了,后面这句,听到的人估计比较少,所以我还是注一下。
注2:以上名词,见《鬼吹灯》一书,均指盗墓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