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巧克力豆美国官网:悲歌叹杜甫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知味女性网 时间:2020/02/19 23:42:17

悲歌叹杜甫

                  

平生不大喜欢杜甫。

不客气地说,杜甫的形象在我的心目中一直显得很委琐:长身瘦躯,缯衣麻鞋;薄唇细眼,愁眉苦脸,典型的一个认低服小的糟老头子!如果说李白呈现给我们的是浑身氤氲着侠气、仙气、阳刚之气的话,那么,迎面而来的杜甫则是整个地包裹着酸气、霉气、迂腐之气——被人抢了木炭,然后一屁股蹲坐在泥巴地上只管不住地唉声叹气!

原以为自己不会喜欢杜甫的了,直到今年来到广东,有一阵子找工作很不顺心,脑海里突然冒处他的诗句:“朝扣富儿门,暮逐肥马尘;残羹与冷炙,到处潜悲辛。”恍惚之下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共鸣,接着我就发现:古往今来,好的诗人很多,但是能够像杜甫这样勇于展现自身寒碜和人生不幸的诗人很少。就像开头,我之所以觉得杜甫的形象委琐气质不好,还不是因为他自己写的诗句留给我们形成一种写真般的参照。人人都有藏拙遮丑不肯服输显山露水冒充优裕的天性,最极端的是李白,就是愁也要愁出白发三千丈——再倒霉也要把豪情万丈的空架子搭起来!

这一认同便使我觉得杜甫很不一般了。

首先表现在他对朋友的态度上。

对李白来说,杜甫真可谓他的难得知己。自古文人相轻,同行都是仇敌,然而杜甫却在《春末怀李白》一诗中对李白称赞不已:“白也诗无敌,飘然思不群;清新庾开府,俊逸鲍参军。”——人是鹤立鸡群,诗是无与匹敌,纵使你浪漫我现实,我沉郁你飘逸,好像判若云泥迥乎相异,但我就是打心底里佩服你,认定你了不起。不虚美,绝无恶意;不矫情,更不掩饰。对比一下当今文坛那些除了自己的产品对别人的作品根本不屑一顾的所谓作家文人,这份胸襟何人能及!

唐肃宗乾元二年,李白因参与永王李璘的叛逆行动而被流放到夜郎(今贵州桐梓县)。关河重隘,路途迢遥。天凉了,起风了,远在他乡的李白是否安然无恙了?一层一层的挂念终于激荡成《天末忆李白》中一个一个的文字:“凉风起天末,君子意如何?鸿雁几时到,江湖秋水多。文章憎命达,魑魅喜人过。应共冤魂语,投诗赠汨罗。”眷眷之意,拳拳之情,即使过去了千百年,这种大男人真心流淌出来的柔性的吟哦,至今读来仍然让人涕泗滂沱,唏嘘咄咄!是的,李白的个性是金戈铁马急管繁弦,坦坦荡荡,大大咧咧,灵台高迈,纤尘无碍,尽管来时汹涌去时澎湃,但是一切都风过无影潮落无声;杜甫就不同了,举轻若重,举重若狂,儿女时长,波心时荡,一贯谨小慎微,循规蹈矩,难免断断续续,黏黏糊糊。偏偏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竟然结交了李白,从而认同了李白,并且接纳了李白,尤其难得的是一直理解和怜惜李白:“不见李生久,佯狂真可哀。世人皆欲杀,吾意独怜才!”(《不见》)嗬,嗬嗬,一切真好都能感动得自己芳心可可,对不同门派的认识从不排斥非我!哪怕世人齐声喝倒彩,我心中自有是非标准在!谁说杜甫是个认低伏小的男人?谁说杜甫是条委琐不堪的汉子?也曾海纳百川、壁立千仞般伟大和高岸呢!都说现在的文人没有朋友,也处不来朋友,只因为文人无行啊!像杜甫之于李白,是惺惺相惜惺惺,惟英雄能识英雄——真正的大师,一如参天大树,立足虽有分歧,高处却枝枝相依!

最不一般的,是杜甫对百姓的态度。

出身于“生常免租税,名不隶征伐”的封建士大夫家庭的杜甫,饱经玄宗、肃宗、代宗三朝荣辱,最终摆脱繁华一洗铅华,透过荣华富贵的帘幕,看到了弱势群体的灾难和民间百姓的疾苦。“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固然惊心怵目,“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尤其感人肺腑。完全可以这么说,对弱势群体的同情和对百姓疾苦的关注,古往今来还没有哪一位文人能够达到杜甫的高度!试听那“堂前扑枣任西邻,无食无儿一妇人”,面对善良百姓无以谋生的自然举措,我读出了杜老爷子悲天悯人的泪水盈盈;再看那“肯与邻翁相对饮?隔篱呼取尽余杯”,自己偶得一餐温饱,都不忘喊一墙之隔的老农共饮------对人民苦难的切肤之痛和对百姓疾苦的贴心之情,触目所及,点点滴滴,莫不想化作雨露甘霖!这是一种什么样的胸襟?这是一份什么样的人品?如云悲心,悲心如云哪!

也许有人会说,像杜老爷子这般自身难保的男人,面对百姓疾苦所发出的种种哀泣哭号,充其量不过开的是空头支票——错了!物质的捐赠那叫施舍,心灵的呼吁才叫崇高!不信,让我们睁眼一瞧,每当逢年过节,我们的各级政府领导在电视上对贫困户的作秀表演,就是典型的写照;自庐山会议后,彭德怀“我为人民鼓咙呼”的身影愈发显得缥缈!

皇皇几千年,中国农民在历代统治者的心目中,不外乎是作驱驰的牛马,供盘剥的猪狗,待宰割的鱼肉,任杀戮的蚁蚕。有谁在关心农民?有谁在关注农村?卑微如我等,生在农门,长在农村;跳出农门,忘了农村!

难得有杜老爷子的菩萨心肠,我的农村故乡!

不再见杜工部般的真情实意,我的农民兄弟!

大历五年(公元770年)冬天,寒风呼啸,雪落无声——湖南真冷啊!大半生处于颠沛流离中的杜老爷子,因为贫穷和疾病,终于倒卧在由长沙到岳阳的一条破船上。窗外,天气阴沉沉地;窗内,空气冷浸浸地。“亲朋无一字,老病有孤舟”,一生潦倒落魄整个身世坎坷的绝代文人终于唱出了生命中哀哀无助的悲歌!杜甫,杜老爷子,这位参加进士考试因奸相李林甫捣鬼而落第的举人,这位目穷万劫、饱经沧桑的男人,这位五十来岁就贫病得无力支撑起自己瘦弱身躯的老人,这位宁肯苦身以利天下寒士的圣人,只好伏在枕头上哆哆嗦嗦地写下生命中最后一首长诗——《风疾舟中伏枕书怀》,对处在内忧外患中的国家和水深火热中的人民最后一次表示深刻的关怀和痛彻的同情:

“战血流依旧,军声动至今!”

看啊!这鲜血是不是生活中的花团似锦?听啊!这声音是不是现实中的枪炮齐鸣?走投无路的永远是最大的弱势群体——劳动人民!

下午,一位好心人给他送来两斤牛肉,一壶浊酒。已经饿了五天的杜老爷子拖起垂垂之躯伸出颤巍巍的双手,忍不住狼吞虎咽,一阵风卷残云之后,竟然活活地被撑死在床头!

“但是诗人最薄命,就中沦落莫如君!”我们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这位写出了“三吏”、“三别”等被后人称之为诗史般作品的了不起的诗圣,就这样走了,走得无声无息,走得可叹可怜!“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的宏伟抱负早已在颠沛流离中灰飞烟灭,“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雄心壮志于万念成空后更是令人嗟叹连连!瘦弱的人儿也曾奋发,卑微的生命也想昂扬,然而,然而终其一生,都没有灿烂一次华美一场啊!

是夜,从长沙府到岳阳县,千里一线,华堂欢宴;明烛高照,香透珠帘------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竟然成了谶语?

“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竟然应验得这么准确无误?

天不哭,人何辜!

行文至此,我不禁想起了自己不久前写的一首《集古人句》:“寂寞书斋里,艰难困苦时;天意君须会,人间要好诗。”难道为了身后的那么一点名气,生前就必须饱受愁怀惨怛之痛颠沛流离之苦?做个好人,真的得不到半点好处?难怪几千年的宦海浮沉,无数人的得失荣枯,使得越来越多的后来人在难得糊涂中精明得一点也不糊涂:只考虑生前荣辱,哪管它死后毁誉!结果,大家都在蛙角蝇头上争好处,人人皆于迎来送往中拼前途。文学殿堂,很难目睹书生寂寞的身影;科学险途,不再窥见男儿攀登的雄风!长此以往,我们的国家民族还能有什么前途?

记住啊,记住——

最大的浪费是人才的浪费!

最大的失误是用人的失误!

人不悟,天何辜?

可怜杜老爷子的遗体在江面上漂流了整整四年,才有人出资为他收殓;

可叹杜老爷子的灵柩在他乡滞留了整整四十年,才由他的后人扶归家园!

           “唐代诗人名杜甫,

             能识百姓苦中苦;

             写就千言和万语,

             可怜人事竟何补?”

据说,这是后来的民间在评价杜甫。

——呜呼!

        诗是生平未见书,

        人疑遭遇最凄楚;

        泪飞化作倾盆雨,

        老陆悲歌叹杜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