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博拥有用户数:陆谷孙:为博士论文代言几句(南方都市报 2008-12-21)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知味女性网 时间:2020/02/17 13:57:46

为博士论文代言几句

日期:[2008年12月21日]  版次:[TM05]  版名:[评论周刊 文化评论]  稿源:[南方都市报]   网友评论: 0  条

  译馀偶拾

 

  ◎陆谷孙复旦大学外文学院教授

 

  友人搜索哈佛学生论文文题,发现许多“小题大做”的例子,譬如其中一篇专论《莎剧中死于舞台的人物是怎么跑到后台去的》。我并未把文章找来一读,友人也没有。据我所知,莎剧演出时若有角色死去,一般都是陈尸舞台,非等一场一幕结束不可,不像中国旧戏里那样,一路踉踉跄跄跌进后台,用上表意手法。读到过这样一则趣闻:《奥赛罗》里的摩尔人杀了苔斯塔蒙娜,之后还有至少25分钟的戏,苔女只好静静躺着“假死”等戏演完,有的女演员闲得无聊,竟有在舞台上呼呼睡去的。朱丽叶假死被乳媪发现后引得家人大乱,至少也要“睡”过100多行的戏文;后在墓地,还要静候罗密欧跟派里斯伯爵决斗、罗密欧自尽,还阳过来双双殉情之后,又要等亲王上台当着这对“死鸳鸯”,苦口婆心,明法审令地说上一大通,使罗朱两家修好之后,才得终场,最后解脱回到后台。《哈姆雷特》剧终前,台上有四具“尸体”,其中母后倒地时间最长,离剧终也有差不多100行台词之隔。《泰特斯·安德洛尼喀斯》依各种版本场景分割不同,剧终时台上应有四至六具“尸体”,提示文字明白告诉演员,全剧演完“抬尸而下”(Ex-eunt[withthebodies])……如何把这么具体而微的一个技术性细节,敷衍成几万字的博士论文,我想非高人驯手不能为。除了上文提到的各种事实,论文肯定还要望今参古,比兴希腊古剧,讨论“三一律”,再一路说到伊丽莎白一世和詹姆斯一世时代英国的剧场构成,演出习俗,观众组成和趣味等等,说不定还得掺入一些理论元素,比较斯多葛派和基督教的生死观什么的,以增加学术含金量。但是从文题推想,怎么说都只能是以材料、信息罗列和展示为主的作品。这篇论文的下场如何不详。不过从作者的偏善之巧,也可看出他/她并不是不懂命篇经略的“傻博士”。若问这样的文章于经纶济世何益,我说就作者严格训练辑思能力,从此世间多一智人,难道不也是贡献吗?

 

  最近,一位弟子写论文,比较深入地从史学角度和英语词典编纂发展沿革的结合上,为《牛津大辞典》定位,堆砌他辛苦发掘的实例多多,说明这部英语世界中里程碑式的作品如何艰难诞生,在微观结构的各个方面如何既有继承又有创新,编者们如何殚精竭虑,代代传承,又或多或少打上个人的印记。作者的视界从英伦到大陆欧洲,复过大洋伸展到北美,从比较各版的不同,观察英国殖民历史的演变。

 

  作者用上数学统计方法,细化分析词典引例来源重心的变化和转移,以改变一般读者印象主义的成见。

 

  论文令人信服地证明,在使用电脑之前,一部大辞典要做到体例上的绝对统一以及杜绝一切错误,那是不可能的;讨论到词典编者的共性和个性时,还得涉猎传记;而为了增加学术的“含金量”,以文字说明问题后,犹感不足,非制作表格或图示形式不可。

 

  还有的弟子写论文,习惯成自然,在文献检索方面花去大块大块的时间和极多极多的精力,就付出而论,几乎成了论文写作的主要环节。这文献检索的事,或称信息摄入(input),说穿了,是没有底的。某甲的一番高论,必然会引出某乙、某丙等一连串以微识萌、以近论远的信息发散,非要论文作者旁搜远绍不可。正如唐代王勃所言:“天下之理,不可穷也。”时限概念强的作者,或者说分寸感强的人,会替自己预设一个倒计时的框架,信息尽可无限辐射,搜集和摄取则必须有限,以便为信息产出(output)即写作,留出充裕的时间,如此也才可能做到行文“繁略殊形,隐显异术,抑引随时,变通适会”(刘勰《文心雕龙》语),并且不时修改从input引出的观感和理念。我们有些青年学子写论文不到最后一分钟不交卷,常常就是因为知识储备不足,“摄入”忘情,到得“产出”环节,在时间方面便捉襟见肘了。

 

  总之,写论文的确是件苦事。现今中国社会不少人看不起博士,认为学位都是混得的。我不否认忽悠分子的存在(而且不少),也知道有的学校兼办“文凭工厂”而胡乱出售(“售”与“授”恰好同音)学位,社会上更有长盛不衰的“办证”行业。但从我本人指导的学生角度,我倒也要替他们说句公道话:请讥讽“傻博士”的敏慧人,不许抄袭,都来独力写篇四五万字的论文试试如何?须知,西方早期初行哲学博士制度时,那些学子的特权可不得了。谁在旁边玩游戏吵得博士分心,谁毗邻学校建造高楼遮蔽阳光,博士都可勒令制止;甚至教书二十年即可享受与伯爵同样的待遇,且从此不得再给这些人物戴上镣铐下狱(详见洛杉矶加州大学教授威廉·克拉克著《学术魅力与研究型大学之起源》一书187页)。我写这篇小文自然不是为博士们争什么特权,而且明知再怎么争也是白搭。我只是想替博士群落中真正向学之士代言几句,并呼吁社会各界亲智而非反智而已。

 

  

http://epaper.nddaily.com/F/html/2008-12/21/content_663645.htm